首页 >> 工作动态 >> 各地动态 >> 正文

大山深处的90后支教团:艰苦挡不住坚守的决心

 

2017-07-14 08:55:00   来源:商洛日报   作者:李彦龙

  如果说,感动是一粒种子,这三百多个日夜的灌溉,让感动发芽生根,播撒着润泽人心的温暖,传递着鼓舞前行的力量。他们是14名90后大学生,因为一个坚定的信念,成为了大山里的支教老师。他们从繁华的城市,走进大山深处,用一个大学生稚嫩的肩膀,扛住了贫穷和孤独,扛起了本来不属于他们的责任。也许几个人的力量还不能让孩子们眼前铺满阳光,而四年来,一批又一批的大学生,相继走进丹凤的大山,沿着支教团曾经走过的路走下去。当一场场教育在接力,我们会看到一种感动在延伸……

  艰苦的条件挡不住坚守的决心

  在颠簸了两个多小时,翻过海拔一千七百多米,能见度只有一米的山路后,一个小小的校门突然呈现在我们面前,掩藏在深山和民居后面的丹凤县峦庄镇黄柏岔小学就这样和我们见面了。

  这里,是来自北京交通大学的张睿琪、王之浩和史康等八名同学的支教点。山村生活条件比想象中艰苦,这里通讯不畅,交通不便,别说上网了,就是打电话也要移动着才能保证稳定的信号,师生们出行基本是靠摩托在山岭间穿梭。八名支教团成员刚来时,当地老百姓十分疑虑:这伙外地来的年轻人能坚持下来吗?估计过不了几天就溜掉了吧?这话不假,山旮旯太偏太穷,当地教师都如同走马灯似的来了又走。但一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乡亲们不但看到他们坚持了下来,还看到无论刮风下雨、结冰打霜,他们都会照顾学生们平安回家,像对待自己亲人一般。于是乡亲们又议论开了:“这些个年轻人靠得住,我们的孩子有福喽!”

  支教的生活是清苦的。会议室旁边是老师的宿舍,里面有点潮,房子都不大。校长说学校太小了,房子也不多,没办法只能委屈这些支教队员喽。学生大多由于路途遥远,只能住校,八九岁的孩子就要住校,这对生活尚不能自理的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对于张睿琪和她的支教伙伴们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尽管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这里的环境还是有些出乎意料:一间斗室一张床、一把椅子一张书桌,唯一的电器是一盏灯。”来自广西的王之浩说。

  每天早上,他们六点钟要起床作操,晚上自学、备课改作业,有时工作到深夜,一天一天,周而复始。学校老师少,学生基础差,支教队员们在繁重的教学任务外还要为学生补课。这里的很多事情超出了支教团队员们的生活经验,学生说要带新来的老师去山上玩,打小生长在平原的队员史康随手指了一座山问,是那座吗?学生们笑作一团:“老师,从这儿到那儿要走一天的!”史康这才理解了“看山跑死马”的意思。在这里他们走得最多的是崎岖山路,想得最多的是如何教好深山里的孩子。校园里活动设施很少,只有两个歪的篮球架和一个乒乓球台。篮板上的裂缝和架杆上的斑斑锈迹展示了两个篮球架经历的沧桑,虽然条件差,但孩子们听课听的很认真,连我们的记者拍照都没有发觉,下课后他们很新奇的围着我们,拍照的同学,有点害羞,又有点好奇。“由于没有接受过师范教育,为了更快的进入‘教师’角色,我们上完课就去听其他老师的课,但在自学和交流中给孩子们创造出高效且有趣的课堂,就觉得很有成就感。”张睿琪说,贫穷的山村并不是世外桃源,山村的教育尤显落后。但置身于静默宽广的天地间,远离尘世的浮躁与喧嚣,心里是满满的自由与惬意。就这样,琐碎、艰苦的生活也变得有滋有味起来。

  孩子们收获知识他们收获感动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本科毕业的汪昱坤,并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选择留在大城市工作,毅然回到老家商洛,同样,曾在求学过程中享受过国家贫困生资助的刘倩倩也将支教视为她回报社会的第一步。于是,汪昱坤、刘倩倩与同学陈怡飞、赵健等六人一起主动申请到商洛山区支教。他们将光鲜的行头留在家中,背上简单的行囊,来到了偏僻的丹凤县棣花镇。

  在丹凤县棣花镇中心小学,汪昱坤、刘倩倩和队友们整日与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相伴,他们教孩子们读书识字,唱歌跳舞,认识大千世界。作为教师,汪昱坤说自己的第一节课讲得很糟糕:“学生们很害羞,知识面比较窄,大部分学生都害怕回答问题,课堂根本没有互动。”但他不甘认输。接下来的日子,他一有空就找其他老师咨询上课的方法和技巧,课余时间,他走进学生宿舍与孩子们交朋友。慢慢地,他开始体会到在课堂上挥洒自如的感觉。为了让学生们学到更多的知识,他把自己平日里的所见所闻融于教学当中,并通过播放宣传片开拓学生们的视野。支教团的队员们用实际行动让大山里的孩子们“感知”外面的世界,增强他们的求知欲。

  队员们还将抽纸条回答问题、积分兑换礼物、萝卜蹲等互动游戏搬到课堂中,教孩子们乘法口诀和词语接龙,这样的创新和坚持很有效果,有个孩子在作文中写道:“我很笨,很多老师都放弃教我了,但刘老师对我仍然很耐心。即使考不上大学,我以后也会做一个好人,绝不会干危害社会的事情。”这段话让刘倩倩很感动。几乎每个志愿者都有这样的经历:手里突然被塞进一两个土鸡蛋,还没来得及看清是哪个同学,孩子们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