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志愿文化 >> 志愿故事 >> 正文

“熊孩子”热夏提给我来个“下马威”

 

2019-06-06 14:44: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初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县第三小学的时候,我(四川农业大学第二十届研支团成员尹业兴)被分配到五六年级教英语课。课程难度其实不高,但是看着班里一两个个头比我还高的“小学生”,我着实有点担心,怕在课堂上管不住他们。果然,在五(二)班上课的第一天,孩子们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

图为四川农业大学研支团成员尹业兴班里活泼热情的维族小朋友。 尹业兴 供图

  以热夏提为首的一个“作案团伙”竟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公然讲话、玩卡牌游戏,而且他们还分布在班级四周,影响了班上近一半的同学。对于这种情况我着实无奈,除了这个班,其他班级都基本能做到认真听讲。唯独他们在课堂上怎么都安静不下来。看来我必须抓一个典型,好好“惩治”一番了。

  要抓就抓个大的!我在班上扫视一周,最后定格在安凯尔江和热夏提身上。他们躲在教室最后一排正玩得不亦乐乎!于是我发挥表演功力,板着脸,气沉丹田,大喝一声:“最后面两位同学,上课这么久了还在玩游戏,给我站起来!到讲台上来背对同学站好! ”本以为在我身前他们能乖乖听话的,没想到他们上台之后,仿佛是得了奖一样,越发的兴奋。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还对着同学们扭起屁股来。同学们再也没法听我讲课了,哄堂大笑。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让他们站到教室后面去。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不时地发出奇怪的声音,同学们又是一阵大笑。就这样我讲课的一半时间和精力都耗费在与他们的斗智斗勇中了。

图为和田县第三小学学生热夏提(左)、安凯尔江(右)。尹业兴 供图

  这样持续了两周,期间尝试了私下“谈判”、“押送”班主任等各种方法。他们俩就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般,就想和我过不去。最后我只好将他们交给学校。学校对这两个学生进行了通报批评。安凯尔江没有再故意捣乱了,但是,热夏提仍用倔强地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仿佛在说“我讨厌你”。至此,热夏提在课上不捣乱了,但是看着他赌气似的故意躲开我的眼神,我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一个月之后,学校迎来了运动会。平时上课不爱听课,学习成绩也不好的热夏提,运动能力却十分出色。看着他在运动场上挥洒汗水的矫健身影,我知道机会来了。

图为和田县第三小学参加运动会。尹业兴 供图

  此次运动会的举办,除了丰富同学们的课余活动还,还有另一个目的是选拔运动员参加县运动会。跳高是县运动会的传统项目,碰巧的是,我在大学期间参加跳高比赛还获得过冠军,更巧的是热夏提也报名参加了跳高。于是我向学校申请指导跳高项目的训练。当我轻松越过比大多数同学还高的标杆,孩子们都惊呆了:“你不是英语老师吗,怎么能跳这么高!”在一众“吃瓜小学生”中,热夏提也赫然在列,这一次,我从他的眼神里清楚地看到两个字:敬佩。

  经过我的悉心指导,热夏提已经能跳过1.3米的标杆,对于小学生来说,这已经是非常难得的成绩了。

  参加县运会时,他遇到了强有力的对手——身高1.7米的阿卜杜萨拉木。第一次参加运动会,热夏提因为紧张,连续两次1.1米都没跳过。此刻,我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振作起来!放轻松,你可是能够跳过1.3的‘天才小学生’呢!1.1米算什么,还差得远呢!”听了我的鼓励,热夏提紧张的脸色慢慢缓和了下来,但是仍然忧心忡忡的看看阿卜杜萨拉木说:“老师,他好高啊,快赶上你了,我能赢过他吗?”

  ”尽全力就好了,你一定可以的,老师相信你!“

  “嗯,老师,我也相信你。”

  “加油!“

  “加油!”说着,我举起手和他重重击掌。

图为和田县第三小学学生热夏提在运动会中奋勇一跃。尹业兴 供图

  随后,找回自信的热夏提越战越勇,每一次都是一次过杆,但是阿卜杜萨拉木就像个大魔王一样,不仅不曾失误,而且从过杆动作看仿佛还只是热身。随着比赛的激烈进行,最后只剩下热夏提和阿卜杜萨拉木,标杆高度也来到了1.33米。这是热夏提之前没有挑战成功过的高度,我在场边高举着双臂,挥舞着双手告诉他:“你可以的,就像平时训练一样!”在和我击掌之后,热夏提深吸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在奔跑中奋力一跃。他成功跳过了标杆,标杆轻微晃动了三下!稳定了!没有掉下来!过杆成功!热夏提兴奋地向我奔来,高举着双臂与我击掌,这一掌把我手都打红了,可见他是多么激动。

  随后全场目光向阿卜杜萨拉木聚焦,第一次,没过!第二次信心有所动摇的他开始尝试不太熟练的“背跃式”,依然没有过!第三次还是没有过!最终,热夏提以1.33米的成绩获得冠军。当裁判员宣布成绩的这一刻,热夏提激动地跳了起来,目光再次向我看来。这一次,我知道他在心里说:谢谢!

  回家的路上看着得意洋洋的热夏提,我向他问出了藏在心里许久的问题:“为什么你刚开始要和我对着干?我就这么招你们讨厌啊。”

  热夏提不好意思又有点委屈地说:“不是的,老师,其实我们很喜欢你的,你和其他老师不一样,不像其他老师那么凶。没想到后面越来越凶了。”

  原来,刚开学的时候,尽管我努力装作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但无奈演技不够精湛,敏锐的孩子们还是看出了我那颗隐藏在严肃外表下的温和心。他们一方面想捉弄我,另一方面想用这种特别的方式引起我的注意,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招来了我的讨厌。在被全校通报后,自尊心受挫的热夏提便不愿意和我交流,直到今天才敞开心扉。

图为四川农业大学第二十届研究生支教团团员尹业兴与学生热夏提合影。尹业兴 供图

  听到这里,我真是苦笑不得,傻孩子啊,我何曾真正讨厌过你们呢,我无非是想让你们多学点知识啊。有了知识你们才有走出去的力量;有了知识,你们才有选择人生的权利;有了知识,老师才可以在内地和你们再相见啊!

  支教的过程中像这样偶尔发生的小误会,有时候也把我这个第一次当老师的“大学生”搞得焦头烂额,幸运的是在这段时间里,获得成长的并不仅仅是这些小孩子们,还有我这个刚刚走出校园的 “大孩子”。

  (作者:尹业兴,四川农业大学第二十届研支团成员,服务于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县第三小学。)

责任编辑:李彦龙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