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志愿文化 >> 作品展示 >> 正文

援疆小说《燎原》第十九章 欢乐雪场 (下)

 

2014-08-07 13:38: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李彦龙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众人纷纷离开滑雪场,返回房子。莫棠作为活动的负责人,早已为大家准备好了午餐,他从黑色背包里拿出泡面、馕饼、面包、香肠、矿泉水等物资,一一发给大家。

  仲胜立接过面包,说莫棠无愧于志愿者的“好保姆”的称号,正坐在板凳上换鞋的刘佳梅揶揄道:“可惜这个好保姆照顾不到远在乌市的仲胜立啊。”仲胜立听完,一阵感伤。

  莫棠发完食物,说:“这里的老板还做了抓饭,你们谁想吃抓饭,我去买。”黄晓霞、秦聪、刘娜报了名,莫棠从包里取出钱包,出了门,往餐厅方向走去。

  餐厅紧挨着售票处,此时,餐厅已经被人包围得水泄不通,莫棠好不容易排上队,买好抓饭,正当他提着打包的抓饭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听到餐厅附近停车有小孩子的啼哭声。

  莫棠循着哭声走到停车场,见一个约莫七八岁的维吾尔族男孩站在一辆起亚车旁嚎啕大哭,旁边有一男一女,也是维吾尔族同胞,年龄大约三十五岁左右,两人不断抚慰着男孩,两人像是男孩的父母。男孩听到父母的劝慰,不但没有停止哭声,反而哭得更厉害了。莫棠注意到,男孩左手捏着右手的食指。他走上前,问男孩的父亲发生什么事了。男孩父亲用流利的汉语难过地说,在下车的时候,他以为小孩已经从车里出来了,他狠狠关后车门的时候,才发现小孩右手的手指被卡住了,但为时已晚。

  听完孩子父亲的陈述,莫棠立刻问:“现在后悔也没用啊,那有没有采取措施啊?”

  男孩父亲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焦急地说:“没有,我们今天走得急嘛,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莫棠镇定地说:“你们在这里等我一分钟。”说完跑回大家吃饭的房子。

  黄晓霞见莫棠跑着进来,开玩笑说:“哟,才子真是雷厉风行啊。”

  莫棠把手里的三份抓饭丢给正在吃泡面的丁晓天,然后对刘佳梅说:“今天出来有没有带急救药品?”刘佳梅说带了,莫棠说:“拿上快跟我走。”

  看到莫棠不容反问的语气和神色匆匆的表情,祁俊飞知道一定发生什么事了。他紧跟着两人走出了房子,来到停车场。

  莫棠向刘佳梅简要说明情况后,刘佳梅不慌不忙取出消毒药水,轻轻为小男孩擦拭着,把伤口附近的血迹擦干净,然后,缠上轻轻胶布。小男孩依旧啜泣着,脸上满是泪痕。

  这时,莫棠仔细打量这个维吾尔族小男孩,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显得非常可爱。

  维族小男孩的父亲对刘佳梅和莫棠表示感谢,他告诉莫棠,孩子名叫哈米力,今年七岁,现在博市的小学念二年级。莫棠问,哈米力是什么意思。男孩父亲笑着说,是“完美、熟练”的意思。

  “我叫哈热买提,在博市工作。你们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男孩父亲递给莫棠一张名片,莫棠接过来,看了一眼,便装进了羽绒服的口袋。

  吃晚午饭,大家再次回到滑雪场,阳光正好。张妍迫不及待地穿上滑雪板,拉着丁晓天让他教她转弯和“刹车”。

  再次站在坡顶,张妍面对着不远处的丁晓天,现在她只要身体稍微向前一倾,便滑向远处。现在的她又有些犹豫了,摔了几跤,她有些害怕了;可是,一想到滑雪带给来的刺激和快乐,她忍不住心动。丁晓天见张妍迟迟没有滑下来,便大喊:“没有摔跤,就不会拥有成功。你不勇敢,连成功的机会都没了。下来吧,张妍!”

  张妍望着亲爱的丁晓天,笑笑,“反正都摔了那么多跤了,再摔一次又算什么!”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于是,她雪杖向后使劲一推,身体像船夫摆渡时离岸的小船,一条直线向前冲。

  虽说滑雪场的坡度不大,但坡长很长,所以,下滑的速度是加速的。张妍见速度越来越快,心里有些紧张,她明显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左右摇摆了。她脑海里想到丁晓天交给他的诀窍,身体放轻松,腿半弓着,不断调整身姿,运用雪杖来平衡身体。这样一直滑到最后,她竟然没有摔倒,她为自己惊叹,为自己欢呼。丁晓天紧接着也滑下来。

  “不错嘛,已经会了。”丁晓天高兴地说。

  “谢谢你,晓天。”兴高采烈的她张开双臂紧紧抱住面前可爱的人。

  滑雪快结束的时候,祁俊飞提议照几张合影。仲胜立、丁晓天、刘佳梅、黄晓霞和刘娜五人摆出一组数字,“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当然值得纪念啊!”仲胜立说。

  “刘佳梅、刘娜,你们都是‘2’吗?”负责拍照的莫棠看到两人摆出“2”的数字,便说,大家都被莫棠逗乐了。

  从滑雪场出来,莫棠等人坐上车,打道回府。

  在车上,也许是时间太短玩得意犹未尽,也许是学得不如丁晓天快,这会大家正七嘴八舌地交流滑雪经验。

  仲胜立和莫棠坐一块,他压低声音悄悄对莫棠说:“你那个事情,我一直在帮你留意,现在有些眉目了。”

  “哪件事情?”莫棠听得一头雾水。

  “就是上次你到乌市要办的事啊,杜天山我可以帮你约到,这次我对你打包票。”仲胜立信心满满地说。

  “哦,那件事啊,还是算了吧。”莫棠笑笑说。对于上次那件不愉快的事情,他几乎快忘了,现在的他早已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况且,他认为没有必要去打扰别人的生活,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找回了自信。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