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高原上的雪灵

发稿时间:2014-12-01 15:31: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藏族的建筑很有风格,一片片青石堆叠的墙体,抹上白色的石灰,屋顶的上方来一圈朱红,在经幡和国旗的色泽下显得尤为亲切。我不知道这种搭配寄寓着什么,蓝天白云下,同是一种模式的建筑看上去好像一种力量在呐喊。

  11月,冬已悄悄的降临,虽说还没见到雪,可风已经把雪的温度带来了,轻轻拂过额头,冰凉冰凉的。地里,一群不害怕寒冷的青稞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土里探出脑袋,摇曳着身体,欢快的喝着冰得让手麻木的雪水。走在鹅卵石堆砌的小巷里,会遇到几头散步的牛,像喝了酒的醉汉摇摇摆摆的朝你走来。白杨树忍痛割爱,经过秋风一月的洗刷,一片片长似心形的叶子蜷缩着身子,紧紧依偎着大地,吮吸着那点还没消逝的余温。

  被雪亲吻过的山,消瘦了许多,雪花帽下的灌木被雪水浸染成血红色,岩石上的经幡在早晨的蒙蒙薄雾里衣袖翩翩,给沉寂的大山带去几分灵气。我攀越过这座无名的高山,当然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活儿。西藏的山,看上去没有棱角,平滑得就像铺了一层绒毯。在寒气的严刑拷打下,最后的一点点绿色像晒干的苔藓卷曲了,远远看上去暗黄暗黄的,仿佛一只瘦骨嶙峋的老黄牛。爬山的时候,手脚必得瘫痪。高原上缺少的就是氧气,不一会儿喉咙就会发出腥甜的味道,好像一条流着血的小鱼卡在那里。对我来说,越是艰难,越想攀登。听孩子们讲,冷达的山上有熊,还来过村里呢!我半信半疑,心里有点害怕了,但我还是有攀登的勇气。穿过低矮的灌木丛,景致变了,一种高大并长有尖刺的植物成了我并肩同行的伙伴。这种植物叶子,指甲壳般大小,横七竖八的长满枝丫,好像一根根饱满的玉米棒子。继续往上爬,脚已经不听使唤了,只能靠着棍子支撑快要躺倒的身体。越往上爬就越湿润,但必须换上嘴巴呼吸了!要走过树林,对我来说是一个很艰难的行程。熊的出没已在我的心里种下影子,我多多少少还是害怕的!我得随时竖起耳朵观察林子的动静,只要一有声响,就得拉开脚步后撤了。这样的林子,静得让人发指,堆得可以吞没膝盖的落叶踩上去发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好像快要反抗似的一口就会咬住你的脚。要么退怯,要么继续往前走,事实上我选择了后者。正如毕淑敏在《西藏,面冰十年》里写道的:“爬山,是人和地心引力作不懈斗争的过程,你用自身的体力去挣脱大地对你的控制,使自己向着太阳升去”。行走本身就是一种力量,它带着我们一步步走向苦难的深渊,又一步步带领着我们找到黎明的曙光。

  前几天,冷达来了第二场难得的大雪。说也奇怪,当山都蜷缩在白色的被子里,村寨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只是在风的狼嚎里显得格外的寂静。几天过去了,林子里的雪依然不肯离去,山的脸盘就像大花脸似的。这可乐坏了我这南方来客,一个后仰倒在了雪上,快乐赶走了熊的影子。雪似乎觉察不到我的温度,丝毫不理会我这50多公斤的沉重压力。

  乐也乐够了,该是整理行装回去了。一起身,在一块黑色的岩石旁,我发现一个似若马蹄的脚印,但那足迹显然比马蹄大了很多,而且像朵白色的梅花。我很好奇,寻着足迹翻过一个小山坳,几根长满毛,有点像牛脚的骨头静静的抓着白雪,我开始害怕了,高原上有熊!我彻底信了,顾不上瘫软的脚,一个劲的往下跑。簌簌簌......雪像水一样在脚下飞溅,雪似乎也被我的恐慌吓到了,跟在脚后踉踉跄跄的翻着跟头。匆匆穿过刺人的灌木丛,手上、脸上被画上了一道道红痕。走出灌木丛,一片草地犹如江水泛起的朵朵浪花,一层叠在一层上,有水流过的地方还结了一层晶莹的冰,在烈日的抚摸下热得直流汗。看到不远处几只正在啃食枯草的牦牛,我紧绷的神经算是放下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那座被雪刮花脸蛋的无名山。也许我再也见不到孩子们口中的熊,也许它有,也许它根本就不存在,不过它不会再让我恐惧了。快要落山的太阳把山周围的云都烧红了,这样的景让我想到丽江那群可爱的学生,在一个挂满红霞的下午,我们一起围着篝火打跳,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里,现在的他们可能都与我一般高大了吧?!还有山那边的爸妈,是否还在地里劳作......一系列的幻想虚无缥缈把我带来带去。

  太阳躲起来了,夜也慢慢合上眼睛,风依然呼呼的吹着,吹得岩石上的经幡寒颤的抖动着身子。夜晚,一片宁静的星空中,几颗星星无力的眨着眼睛。我还是没有睡意,透过模糊的窗户,我仿佛听到熊的嚎叫,或许它是这高原的雪灵,默默地守护着这片圣洁的土地!(山南地区加查县冷达乡中心小学 张银波)

责任编辑:李彦龙
青春建功十三五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