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西藏的寒冬

发稿时间:2014-12-17 14:00: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寒冬的降临,脱去了一树的金黄,有着天籁嗓音的溪流也封住了歌喉。褪去金秋色彩的西藏像一条受伤的大蟒,静静的安躺在已经卷曲的枯草里。色彩的消逝仿佛把人带进了一个黑白的世界,唯有探出脑袋的青稞能润虑早已思念绿色的眼睛。

  冬日的藏族村寨,只有国旗和经幡的色彩是靓丽的。走在石头堆砌的小巷里,让人感到丝丝的寂寞。害怕冷的村庄拉来了黑色的斗篷,山顶还能看到阳光,整个山顶像抹了一层胭脂,宛若女孩娇羞的脸蛋!

  寒气是一个淘气的孩子,跑到小溪里,小溪变成了坚硬的镜子;跑到水管里,水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只有等阳光捂暖水管,他们才会慢慢的醒过神来,舒卷身子继续流动。在西藏,11点钟没洗上脸是习以为常的事情。西藏的水每天早上都会内地来的蔬菜,刚上高原,一个个骄傲得炫耀着自己柔滑光亮的肌肤。一夜之后,这些菜像被榨干水分似的乖乖塌下了。再新鲜的蔬菜到了西藏也被这天然的冰窖折磨得遍体鳞伤,最可恨的是它把西红柿变成了一个个冰球,刀子砍上去,像泥鳅似的逃走了!

  干牦牛粪和毛刺团是藏族冬日常用的取暖的燃料,被自然风干的牦牛粪像千层饼,一圈一圈的。燃烧的牦牛粪喷出蓝色的火苗,像只温顺的小狗,香甜的舔着炉壁。烧过的牦牛粪,溢出淡淡的青草清香,倒上一碗酥油茶,捻上几个糌粑,看着老阿妈转经,却也是一种难得的情趣!风干的牦牛粪可是好东西,有了它茶炊就是滚烫的,帐房就是温暖的。

  晨曦初露的早晨,苍色的白杨林里炊烟袅袅,我喜欢去村里遛荡。顺着结冰的溪流,扯一根红柳枝边走边甩,严寒好像羊群似的,被我鞭打得乖乖的躺进了溪流,躲进了晶莹的冰块里。我记得小的时候,母亲舀一碗水,放少许红糖,菜地里一放,第二天早晨,碗里的水结冰了,我们用勺子舀着吃,开心得像朵刚见初阳的向日葵。

  到了冬天,麻雀都销声匿迹了,只有像一坨煤炭似的乌鸦和秃鹫会成群的盘旋在蓝若宝石的天空,或是成群的蹲在电线上,远远看去就像五线谱上的音符。冬天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好像躺在海绵里一样,暖暖的。我不喜欢呆在阳光下曝晒,它像催眠师一样,让我有想要睡觉的感觉。被寒气蹂躏过的水像刺猬一样长满尖刺,蜇一下如被荨麻辣过,碰过一次就刻骨铭心。刚来西藏,喜欢用凉水洗头,夏天的时候还可以忍受那股凉劲。冬天可受不了,手伸进水里,就好像被千万只蚂蚁叮咬得就要剩下白骨。难怪白杨那么害怕寒冬,刚刚嗅到寒意就卸下浓妆,肃穆得像士兵一样,不敢再有任何招展和寒暄。

  西藏的寒冬,寒气逼人,寒得让人无法触碰,可这寒却是内地无法觅寻的!也正是这寒让人深深的提醒自己,来自哪里?去往哪里?人的一生很短,“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生活难免会沾染上各种色彩。或许寒冬就像挫折,让人不忘初心,找准前行的方向!(文/西藏专项志愿者张银波)

责任编辑:李彦龙
青春建功十三五
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