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扁担”人生

发稿时间:2015-05-20 15:38: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前几天,母亲肩挑了很多年的扁担弯了,母亲哭得很伤心,在母亲眼里,那是她的宝贝疙瘩,而当我看见母亲弯腰拾起扁担准备放在肩上的那一瞬间,我发现——母亲老了。

  从会记事开始,母亲就和扁担打交道,从未间断过。

  岁月不饶人,母亲快年过半百,满脸皱纹,头发也渐渐白了。母亲大字不识,不会做什么,由于父亲先天性腿脚不便,家里的重活全部是母亲独自操劳着,用一根细细的扁担,一头挑起了一个家庭的油米柴盐,一头挑起了三个孩子的健康成长。母亲辛苦了半辈子,早就该歇歇了,身上的担子早就该放下了,但是,为了她三个不省心的孩子,她肩上的担子却卸不下来。现在自己也算有了一份工作,多次让母亲不用那么辛苦,该想想清福了,可每次,母亲总会说出“有担子在肩上,我觉得踏实,人不能忘本!”这样一句话来,而就是这样一句话,让我无言以对,让我心里难受不安。

  母亲的一生是与扁担相伴的一生。

  如果说母亲是一根“扁担”,有点过,但如果说母亲和“扁担”的命运一样,这一点也不为过。

  母亲的个子在我们村算是高的,瘦瘦的,用父亲的话说母亲是个“裹过小脚,身材苗条很!”母亲从小就吃了很多苦。母亲共有四姊妹,由于是长女,家里的“老大”,母亲得让着弟妹,事事得做,也因为外公“重男轻女”的思想,母亲从未踏进过学堂;母亲从小就会洗衣做饭、上山砍柴割猪草……和扁担打交道,由于母亲老家又是缺水区,据外婆说,母亲不到8岁,就开始自己一个人到离家很远且路不好走的一个积水山洞去担水,这担水,自然也离不开扁担。

  母亲和父亲认识很早,是怎么认识的,母亲曾说过,但我忘记了。我们兄弟仨都出生后,由于长身体的原因,胃口逐岁增大,为了养活这个家,让我们兄弟仨吃饱穿暖,母亲的担子越来越重:在那个家家都在为吃饭发愁的日子里,母亲每天肩挑着担子早出晚归,没让我们饿着;在那个家家都担心自己孩子因交不起学费而辍学的日子里,母亲农闲时给人挑砖挑粪,让我们兄弟仨都进了校园……而挑粪,是最让人“避讳”的,记得,母亲走到哪里,人人都远离她,就连不懂事的我,也说母亲“臭”(童言无忌),我不知道母亲当时的心情,只是好几次起夜,看见母亲低声抽泣,而不懂事的自己,视而不见。

  有人说,人长到一定的年龄即会懂得父母的苦心,这话一点不假。

  我深深记得,小学三年级,我九岁,就开始帮家里干家务,放假时,也帮点母亲什么。有一次,收苞谷(玉米)的季节,母亲砍了一大挑,回家的时候,母亲只让我拿镰刀,回家的路上,一下坡处,母亲摔倒了,扁担被抛了出去,我上前扶起母亲,看着手脚几处因擦破皮而流血的母亲,自己举足无措,而母亲似乎感觉不到疼,站起后的第一反应却是去拾扁担,然仔细检查扁担哪里摔坏没有。

  随着科技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在村里,扁担这东西几乎看不见了,大家都用机械来代替劳作,担东西,直接用车拉,有的甚至逃离了土地,结束了世代“面朝土地背朝天”的日子,而我母亲,不管歹说好说,却不愿意放下肩上的担子。

  岁月不饶人,就这样,如母亲的扁担一样,母亲笔直的背就这样活生生地被生活、被她三个儿子弄弯了。而对母亲不愿放下肩上担子的原因,我的理解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伟大无私的爱!
  扁担弯了,母亲,也老了。

  作者肖 雄(原名肖学文),1991年9月出生,汉族,贵州贞丰人。2014年毕业于贵州兴义民族师范学院,同年参加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服务于贵州省贞丰县永丰街道办事处党政办公室。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黔西南日报》特约记者,先后曾任中国文学新闻时报网站驻站实习记者、评论员,拾贝者传记网主笔,华民在线网站驻黔西南州通讯员、驻站作家、诗人,吉林出版集团青少年书刊出版发行公司签约作者。其新闻作品和文学作品在各大杂志报社发表500余篇,多次获过文学大赛奖项。

责任编辑:李彦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