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石磨”里的记忆

发稿时间:2015-05-20 14:36: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石磨,对现在很多人来说已经是个陌生得没有概念的东西了吧,而我对“石磨”的记忆,得从小时候家的光景说起,从“推磨”说起……

  从我记事起,石磨这个东西就钻进我的生活里。对小时候家的理解,只能用一个“穷”字来形容,具体穷到什么境地,我也说不清楚。

  石磨的结构组合极其简单,但在当时,就是这样一件简单的东西,很多人家用不起。它是用两块厚厚的圆形石头和一个更大直径的磨盘组成,两块磨石靠圆心中的磨脐(就是一块坚硬的小圆木插在两块磨石中心)连接固定在一起。两块磨石的相对两面是经过石匠凿好了的一组组倾斜的纹络,推磨时,要把一根呈“7”字形的木手柄的前端正插入拴在磨眼里,手柄的另一头大部分贴放在胸腹间使劲往前走,周而复始转了一圈又一圈(推一大碗细面,到底要转多少圈,我不记得了,反正一个来回下来,满头大汗和手脚酸痛是避免不了的),上面的磨石旋转,下面的磨石不动,粮食通过上面的下料孔进入磨内,通过两块磨石的辗轧,里面的粮食就从石缝里出来,流到下面的磨盘上,这样就把粮食磨成了面。

  印象中,当时家穷,家里没有石磨,每次要磨面,要拿到爷爷家去。

  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一天早出晚归,而磨面的事情就落到了我兄弟三人身上了。由于我们都在上学,因此推磨的时间一般在晚饭后和早晨进行。由于我长得快,个子比哥哥高,推磨掌柄就非我莫属了,很多时候,我是吃不消的。父亲是一个很讲究的人,每次推磨细面都要叮嘱一番,这就加重我们推磨的任务。推磨玉米面,一般是三道手续,第一道主要是将玉米磨碎,第二道是将玉米糠磨到一边,第三道就是能下锅的玉米面了。

  在爷爷家磨面,爷爷农闲的时候,也会帮着点,但奶奶从不搭把手,就只会盯着石磨盘看,看到有细面漏在地上,就一个劲地教训我们,说故意浪费粮食、不上心之类的话。现在,每次回家,我都会到老房子里去看铺满灰尘躺在一角的石磨,只是,石磨还在,爷爷奶奶已经过世了。

  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很多力气活都被“机器”代替了。而现在大部分人却喜欢吃包谷饭(玉米饭),在一些场合,争着吃呢!甚至,在市场上,大米饭比玉米饭还贵。而对于我,是怕吃包谷饭的,或许是从小就吃腻了的原因。一家人都爱吃用,唯独我,每逢过节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母亲会单独给我煮点米饭。“你们小的时候,我和你妈都饿着肚子等你们吃饱了再吃呢!”这个时候,父亲总要说几句。

  怕还是要吃的,玉米饭的营养价值很高,隔点时间,我就会去吃一点,闻到那股玉米饭香味,便能让我想起推磨的事情来,有种忆苦思甜的味道。

  作者肖 雄(原名肖学文),1991年9月出生,汉族,贵州贞丰人。2014年毕业于贵州兴义民族师范学院,同年参加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服务于贵州省贞丰县永丰街道办事处党政办公室。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黔西南日报》特约记者,先后曾任中国文学新闻时报网站驻站实习记者、评论员,拾贝者传记网主笔,华民在线网站驻黔西南州通讯员、驻站作家、诗人,吉林出版集团青少年书刊出版发行公司签约作者。其新闻作品和文学作品在各大杂志报社发表500余篇,多次获过文学大赛奖项。

责任编辑:李彦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