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与书的点滴

发稿时间:2015-05-18 15:52: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真正学会咬文嚼字大概是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谈读书,或许我还是一个门外汉,但对看书的感受,或多或少还是有点个人的想法吧。

  自打读书识字后,书便与我相伴,形影不离,可以说,书对于我,如生命一般。

  书是我最好的”朋友”,能让我心灵在受伤后得到些许慰藉。”书中自由一番天地在”这话不假,在书中,我们能看到自己的过去和未来,让我们学到分辨真善美和假恶丑的本领;读完一本书,我们都会感觉到一种超然和一份轻松,似乎自己得到了一次重生。想起曾经自己仅仅为了光宗耀祖、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而读书的囧态,为那份虚荣和自满,自己遗失了很多美好的东西,在经历现实的残酷的打压后,才明晓原来读书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读书,是一种享受,不管是在忙碌后的午后,还是夜深人静时,就这样捧上一本书,在这浮躁而功利的年代,静静地,享受着这份书香的美好。

  童年看的书可以忽略不计,也计不上,因为不管从天时地利来说,我都不具备看书的条件。因为家庭条件和所生活环境的原因,小时候读书,是买不起的,即便好不容易弄到一本书,也没有多少时间去看。而课间,是我唯一能挤出一点时间看书的时间,那时候,每到课间我就会迫不及待地到学校的阅览室看书,特别是下午放学,总会捧着一本书坐在板凳上看,每次都忘记回家。记得属于自己的第一本书是小学语文老师送的,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语文老师是从哪里得知我爱看书的事情,有一天放学,他把我留了下来,说我喜欢看书就好好学习,然后就送了我一本书,后来搬家,这本书就不知去向了,现在也不记起书叫啥名了;当时很感激,书拿回家里,白天是没有时间看的,放学回家都要帮衬着家里做家务和农活,就利用晚上时间,一到晚上就小心翼翼地打开慢看,有时到深更半夜,要知道,那时经常停电,就点蜡烛。
  初中和高中都是在城里上的,而两所学校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在我当时的认知里,都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图书室。

  由于学校离家远,中午基本不回家,对书入迷的我,就利用这个好时间,到图书室借什么文学、天文、自然等杂七杂八的书来看,有时上课也提心吊胆偷偷地看。那时就想,要是有一天不用上课,不用做事,能有一天的看书时间多好呀!

  在大学,看书,可算是让我如愿以偿了。

  大学里,虽然学校的“图书馆”是由十来间教室组成的,但是藏书极多,而大学自由安排的时间非常充足,只要按时完成任务,期末考试不挂科便可高枕无忧地去做其他事。就这样,我把大学三分之一的时间用在了看书上,后来还不满足,竟还学会了网上阅读。

  说来也惭愧,我一直还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书房,家里的书也是寥寥无几,每每看到别人家里有一间书房,书房里摆满各种书籍,心里总会有些羡慕嫉妒的生气,而这生气,只缘于自己对书情有独钟的热爱。现在,踏入社会了,每天的工作和人情世故让自己忙得晕头转向,但凡只要能挤出一点时间,我都要找来一本书,依靠在床头或书案上,翻上几页细嚼慢咽起来,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在忙碌的生活里,找到一种宁静和美好,这对于我,也的的确确是一种享受和幸福。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话不假,每个人都可以在书中找到自己心中所想的那片天地,而我的那片天地,就是在那份难得的墨香里——享受生活。

  作者肖 雄(原名肖学文),1991年9月出生,汉族,贵州贞丰人。2014年毕业于贵州兴义民族师范学院,同年参加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服务于贵州省贞丰县永丰街道办事处党政办公室。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黔西南日报》特约记者,先后曾任中国文学新闻时报网站驻站实习记者、评论员,拾贝者传记网主笔,华民在线网站驻黔西南州通讯员、驻站作家、诗人,吉林出版集团青少年书刊出版发行公司签约作者。其新闻作品和文学作品在各大杂志报社发表500余篇,多次获过文学大赛奖项。

责任编辑:李彦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