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发稿时间:2015-05-18 15:50: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每一天早上,都会有一束光透过窗折射到房间,把房间照得通亮,这是一束城市之“光”,与刚到来诸多不习惯的我,显得非常刺眼。

  说及“光”这个词,在我的记忆里是最深刻的。

  小时候,村里没通电,也就没有电灯这一说,后来好不容易通电了,却经常停电。没有电,到了晚上怎么办呢?不可能黑灯瞎火的,对,蜡烛!那时候蜡烛基本是村里家家必备,一到晚上,村里全是火苗似的蜡烛影,倒也十分好看,当然,富裕一点的人家在没电的时候,也会用电筒显耀着。

  出生在举步维艰的家庭的孩子,白天放学回家要么帮家里做家务,要么下地干农活,看书做作业就只能落到晚上。而那时候晚上点蜡烛看书作业是极其奢侈的,家里吃晚饭很多时候都是摸黑;但尽管这样,一到晚上,很节俭的母亲会不惜地给我们兄弟仨点上蜡烛。现在,虽然电这东西把黑夜彻底打败了,但想起母亲弯腰我我们点烛,蜡烛放出光亮的场景,还那么记忆犹新,参杂着怀念。

  自我评价,小时候的自己是非常勤奋吃得苦的,或许是因为母亲为我们点上的那一根根蜡烛放出的“光”吧,也或者是自己对“光”渴望太强烈的缘故吧。

  而现在,“灯”这玩艺把黑变成了白,发出的光,还得寸进尺,肆无忌惮,让习惯了乡村生活的我来说,这种“光”,少了些许人情味。

  城市之中,也有超负荷停电的时候,只是大家对停电不太关乎,因为除了电,还有更多能发“光”的东西,当然,居多与电有关。在诸多“光源”中,都是简简单单的照明工具,只是在停电或者有什么特殊作用的时候,人们才会想起,不存在任何关联,更谈不上“情”。

  光,应是一种带着温度的东西,在给世界带来光明的同时,还应给人温暖。

  我是闲不住的人,只要闲下来,就会找一些有的没的无厘头的问题来琢磨。就如“光”这东西,为什么叫光?为什么不叫其他名呢等等,总会异想天开地想,虽然最后琢磨不出什么东西出来,但还是臆想连篇……

  每天,透过窗照到屋的内光随着时间推移,越强烈刺眼,我站在窗前望着窗外,渴望着能真正感受这光的温度。

  作者肖 雄(原名肖学文),1991年9月出生,汉族,贵州贞丰人。2014年毕业于贵州兴义民族师范学院,同年参加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服务于贵州省贞丰县永丰街道办事处党政办公室。为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黔西南日报》特约记者,先后曾任中国文学新闻时报网站驻站实习记者、评论员,拾贝者传记网主笔,华民在线网站驻黔西南州通讯员、驻站作家、诗人,吉林出版集团青少年书刊出版发行公司签约作者。其新闻作品和文学作品在各大杂志报社发表500余篇,多次获过文学大赛奖项。


责任编辑:李彦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