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家访纪实:大凉山孩子的顽强与挣扎(五)

发稿时间:2014-05-18 08:22: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六

  在我后来走山路的时候,过了几辆运土的货车,我当时还考虑要不要搭个车呢!但是看货车司机一副专注开车的样子,驾驶室也狭窄,而且不知道顺不顺路,还是算了。当我再次回望从后面开来的运土货车时,惊喜地发现电力公司的皮卡就在货车的后面,它开足了马力,发着嗡嗡的轰鸣声,超过了货车,似乎直奔我而来!

  前面拐角的地方正好有片空地,我于是紧走几步站到空地的边缘等着。车到我跟前停了下来,也不知道谁喊了声“快上车吧”,于是我再次坐在了这辆皮卡的后厢座椅上,车上多了两个年轻人。

  “你自己走下来的?”年长师傅先开口了。

  “啊,走下来的。” 

  “呵,你可走了不少路!不是跟你说在路边等着嘛,到时我们从那儿过就捎着你,让我们这一顿好找!”

  “我从他们家出来的挺早的,就自己先走着了,想后面遇上时再搭上你们的车,”我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毕竟师傅之前说是让我在子威乡路边等着,但是我没说我用了半个小时就从学生家里出来。

  “他们家给你炖鸡没?”

  “去的时候他们家还没做午饭,我就跟他们说已经吃过饭了,还得赶紧回学校工作,就没让他们做饭。” 
  师傅停顿了几秒,接着说:“喔,我们也没吃饭,一会儿我们去一个地方吃饭,你跟我们一起吧,既然都没吃饭。”我本以为他们怎么也得在上面吃饭的,没想到也没吃饭。

  “怎么能再麻烦你们,这一路已经这么照顾我了!”我知道他不是虚让,但是我确实觉得太麻烦人家了。

  “没事儿,就是多一双筷子嘛!”他爽朗地说。

  还没等我回复,他又开口了:“家访怎么样?他们家情况怎么样?”

  “确实挺差的,他们家就是牲畜还没分开住呢,门口旁边是牛圈,里面是床铺,”听完了他又沉默了几秒。

  “这次多亏遇到你们,我来的时候等了好长时间都没车过来,要是没遇到你们,这次可能都到不了学生家,”这次我先开口了。

  “其实,这次你是挺幸运的,不过,就是好人多啊,走到哪里都还是好人多,”年长师傅以他自己多年的阅历总结着,里面充满着达观和希望。

  “对,确实是好人多,”我回答表示赞同。

  “其实我们倒并不指望你们能给一个、几个学生带去多少钱、多少东西,我们这里贫困啊,得让外界知道,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更多的人伸出援助之手,”师傅意味深长地感慨。

  “全是大山,交通困难,挣钱不容易呢,人们也不愿变通,确实经济太落后了,”我说着自己才来这里不久的简单认识。

  “不过,也是我们这里人懒呐,都不想怎么挣更多的钱,有点儿钱能糊口、能生存就知足了,习总书记说过一句话嘛,‘打铁还需自身硬’,当然光靠外界帮助也是不行。” 

  到新桥时,车上的两个年轻人下来走了。师傅说:“老师你不要下来,你跟我走,咱们一起去吃个便饭。”我又推脱了下,但师傅还是坚持叫我一起,我看他确是真情相邀,这次能遇到这位“贵人”也是有缘,所以我就和他们一起走了。

  车沿着新桥的主道前行了一段距离后,在路边一家小餐馆前停了下来。我们刚走进餐馆,看样子既是主厨也是老板的人就上前和年长师傅打招呼,看来他是这里的常客。这个餐馆的地板是用石灰板悬空铺起来的,下面还有水流过,所以一有车从旁边过,整个餐馆就像地震了似的摇晃起来。我们一起坐下时,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长得挺英俊的年轻小伙子,经介绍,原来他是附近的一个村支书,关系都不错,就叫过来一起吃饭了。没用电力公司的人点菜,菜全是老板自己看着炒的。先端上来一盆炖土鸡,这算是彝族特色菜了,老板抓了把“马勺”放进盆里,每个人拿着“马勺”从盆里舀鸡肉、鸡汤吃,后面又依次上了烂肉豇豆、炝炒凤尾、蒜苗回锅肉、清炒苦瓜四个菜。吃饭时,我和年长师傅才正式做了自我介绍,知道他叫吉克拉铁。他跟我说,作为一个彝人,他要感谢我今天能去大山里家访。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而且这一路上也多亏他们,我的这次家访才能完成。

  吃完饭后,我们就分道扬镳了。 

  七

  在路边等了不长时间,就有一辆跑新桥-美姑的客运面包车停在我旁边,问清楚是到美姑县城后,我就上车坐在了副驾驶位置。司机是长方脸,穿着一身军人训练迷彩服,脚上穿的鞋也像是部队里发的球鞋。和他闲聊时,他用的虽然不是普通话,但显然不是本地的四川话,听起来倒有点儿北方话的味道。

  “你不是本地人哇?”我问。

  “是本地人,不过我在外面当了很多年的兵。”

  “在哪啊?”

  “北京,你听我口音不像本地人是吧?”

  “是啊,你当时是什么军种呢?”

  “特警,我们有三种军服,陆、海、空,哪里需要我们执行任务,我们就穿什么衣服,”可以看出这个如今坐在我旁边的司机说起自己当年的经历仍然很自豪。

  “后来退伍还是回来啦!”

  “是啊!家在这里嘛。”

  彝区有很多人都远离家乡去打拼了,包括很多学生的家长和辍学的学生,他们去南方的居多,因为他们说南方的工资要高些。那些在外面打拼的人,他们正品尝着外界的精彩和艰辛,体味着远离家乡带来的自由不羁和内心孤苦,外面的世界虽然更精彩,家乡的条件虽然还落后,但是彝家始终是萦绕在他们心头摆脱不了的念想,因为正如那个退伍军人说的,家在这里。

  “到了,”司机温和地冲我说,我的思绪也告一段落。

  接下来我就回到了学校的教师寝室,一进屋才觉得浑身疲惫不堪,喝了口水就和衣斜躺在床上了,眼睛正扫到了粘在墙上的上课课表,自忖道:又得备课了,周一照常给学生们上课!(四川大学研究生支教团 陈鹏飞)

  家访纪实:大凉山孩子的顽强与挣扎(一)
  家访纪实:大凉山孩子的顽强与挣扎(二)
  家访纪实:大凉山孩子的顽强与挣扎(三)
  家访纪实:大凉山孩子的顽强与挣扎(四)

责任编辑:李彦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