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家访纪实:大凉山孩子的顽强与挣扎(二)

发稿时间:2014-05-14 09:26: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三

  皮卡勇武地穿行在大山中,驶过低洼处的水坑时,溅起的水拍打着窗户,泥点坠落在我眼前的窗玻璃上;经过高海拔的松柏灌木时,可以听到车轮轧在松子上发出的噼啪声;经过村庄时,不时可以看到蹲在路旁的手握酒瓶三五成群的彝族人;更多的时候则是抬头只见高耸不见边缘的大山,四面环顾则是盘桓的来的山路和要走的山路,双耳只闻汽车马达发出的嗡嗡轰鸣声以及轮胎和山路摩擦发出的磕绊声。

  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来到大凉山腹地,我对这句话的前半句有了自己的理解。生活在大山里的人,面对的都是绵延不绝的山,高山阻断了平坦的交通,把人禁囿在有限的活动范围。虽然现在汽车已经畅通了很多乡镇村落,但要走出,仍要忍受山路上上下下的艰辛,短则步行个把小时,长则数小时。这种长期的艰辛付出,让人苦于出行,烦于变通。同时仰面则见入云高山,低头则见万丈悬崖,这让人越发感叹在自然面前人的渺小和微不足道,自然而成谦卑、仁厚的品性和难于求变的心理。

  正当我天马行空瞎想时,一辆SUV突然停在了我们前面,从车里走出来几个人,低头在轮胎附近找着什么,看样子好像是轮胎出了什么问题。我们的司机停下车,走上前去和前面的几个人说了几句话,看样子他们是认识的。然后又回到车里,继续前行,经过SUV时,司机又冲他们喊了几句话,我只听到一句“没什么事儿,那我们先走啦!”。

  海拔越来越高,周围也越来越冷。走了不久,前面有一辆面包车陷到泥里动弹不得了。在离面包车几十步开外时,司机停下了车,几个人也都下了车。然后,司机轻车熟路地从车厢里拿出一捆粗保险绳,几个人一起走到前面,把绳子一端系在了面包车的前保险杠上,然后一帮人像拔河似的拉着绳子的另一端,在车开足了马力后,一起吆喝着发力把车从泥中拉了出来。

  彝族人热情是出了名的,在来到这里之后对此体会更深。当有客人造访时,主家必会以酒肉招待;有人遇到困难更是愿意伸出援助之手。而且他们往往愿意以团体的形式解决问题,有些更是形成了一种风俗习惯。听美姑的老师说,有些彝族的姑娘小伙儿结婚时,男方主家需要的聘金是由其家族的各个成员凑起来的,而当女方拿到聘金后,也会把它分发给自己的家族成员。遇到丧事,同样会以整个家族之力渡过难关。这种文化遍布在彝族角落,同样在学生中也可瞥见。当有某个学生的亲人去世后,班里的其他同学就会从自己的生活费中拿出一点儿钱凑起来,给那位同学买点儿东西,以作慰藉。

  这个进入21世纪的彝族大家庭,依然保留着自己的这种家族互助文化,而正是这种互助文化,为处于不断变革的社会中的彝族人的生存和发展提供着亟需的保障。

  拉完车后我们一起回到了皮卡里,这时,年长的师傅开始和吉牛小一说话了,虽然讲的是彝语,但我还是从中听出了“老师”这两个字,他应该是在问吉牛小一我是谁,我们去做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跟我说话了,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我跟他说我是支教的大学生,年长师傅一知道我的身份后,就打开了话匣子。

  “是不是西部志愿者?”

  “我们是西部计划中的研究生支教团,是志愿者!” 

  “从哪儿过来的?”

  “从成都的四川大学,家就远了,在河北省。” 

  这时,年轻的司机也开口了:“河北石家庄么?”

  “喔,不是,是河北沧州的。” 

  “我原先去过石家庄,”司机用不太大的声音说。

  “过来有多长时间了?”年长的师傅接着问。

  “去年八月过来的,半年多了吧,时间不长。” 

  “半年多,确实不长。” 

  “那什么时候回去?”

  “今年七月份左右吧,然后又有下一批过来,我们是接力的,一届一届的一直会有人过来,”我怕他会怀疑我们支教的持续性,就多解释了一句。

  “喔,是这样子。那现在在哪个学校啊?” 

  “美姑民中。” 

  “今天去家访是要看什么呢?”

  “看下学生家里的经济情况,要是真的很贫困的话,我们就试着给学生找下资助。” 

  “那这个学生的成绩怎么样?好不好?”

责任编辑:李彦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