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支教故事:姐弟俩大手牵小手撑起一个家

发稿时间:2016-03-07 10:06: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编者按:郭璋,一个来自东北的年轻女孩,2015年9月作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研究生支教团的一员,她来到了陕西省渭南市澄城县王庄镇刘家洼学校开始为期一年的支教工作。在支教过程中,她用细腻的笔触写下了她与班上42个“娃娃”之间发生的故事和感情纠葛。通过一个个真实而鲜活的故事,我们清晰而真切地感受到这个90后大学生身上所承载的厚重的责任、担当与使命。

  支教故事:姐弟俩大手牵小手撑起一个家(33)

  我很珍惜支教的时光,我也知道在刘家洼的日子越来越少,从没想过人生中第一次作为老师到学生家里去“家访”,是这样……

  说来也巧了,每次出门我都会骑上电动车,今天出门买菜都已出了学校大门才想起来没拿电动车的钥匙。算了,索性走走吧。

图为班上一个女娃破败不堪的家门。郭璋供图

图为班上一个女娃破败不堪的家门。郭璋供图

  走着走着,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欢快的向我跑来,是我班上的一个娃。之前她就邀请过我去她家里,而且高兴的告诉我她妈妈回来了,让我去见见。是的,我知道她妈妈是精神病患者,一直在县上治疗,那次她妈妈回家把她和弟弟都高兴坏了。但是这次她见到我并没有提及此事,我没经思考就脱口而出:“你妈妈还好吗?”她开心的脸上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并没有回答。我意识到自己好像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时,她抬头看看我,她也发现了我的“窘迫”,一瞬间又恢复了笑容,很小声的说:“我妈又犯病哩,还得回县上吃药挂针,她没在家,过年也没在家。”娃的一句话,打破了尴尬,让我的心既好受了点却又难过了许多。我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还是娃打破了“僵局”,她说:“老师,我家就在前面,我弟弟跟我婆在家,我家还有一只羊,还下了碎娃哩,老师,咱们去看看吧!”我看着她的眼睛,纯净的不能再纯净,我没有勇气去拒绝,也顾不得没有事先说好就去家访的唐突。我说:“好!”娃在前面一蹦一跳的带着路,一点都不像已经十四岁的孩子,却也不忘时不时回头看看我跟上了没有。我的脚步也欢快起来,心情却很沉重,我,也不知为什么。

  很快就到了她“家”,进门前她突然强调,这其实不是她自己家,这是她二爸家(二爸即二叔,娃不会讲普通话),眼神中有些我无法形容的东西。一进门,娃马上又高兴起来,大声的告诉奶奶:“我郭老师来哩!”一位老人出门迎接我,还擦了擦手,我急忙迎上去,老人不好意思的跟我握握手,很是激动。进了屋子,弟弟在看动画片,看得很入神,嘴角挂着微笑,看到我进屋很是惊喜,姐姐一个眼神,弟弟依依不舍的关了电视,懂事的站在一旁听我跟奶奶讲话。说实话,奶奶的口音很重,我要仔细辩听,大概意思我懂了:两个娃都不容易,妈疯了,过年俩娃去医院看她妈,她妈都不认得自己的娃,爹还在外打工三四年都没回来,经常联系不上,就我们老两口靠种点玉米养活这俩娃,现在住的是她二爸的屋子。说到这,娃突然跟奶奶要钥匙,一定要我去她家看看,眼神里充满了渴求和坚定,奶奶把钥匙地给她,小姐俩在前面带路,我们一起,去他们家,真正的他们家。

图为班上女娃家里,杂乱且已长时间每人居住的窑洞。郭璋供图

图为班上女娃家里,杂乱且已长时间每人居住的窑洞。郭璋供图

  说实话,看到大门的一刹那我就明白了先前自己为什么会不安。进了大门,整个院子包括两间窑洞,由于太长时间没人住,从谈话中得知,至少有四五年了,我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破败不堪。娃们丝毫没有不好意思或是其他情感掺杂,他们高兴的给老师看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弟弟还在地上捡起儿时的玩具给我玩,又跑到院子核桃树底下去拾落了的已经自然风干的核桃给我吃,我知道自己一直是微笑的,可是面对着娃儿们灿烂的笑容,我的笑显得那么无力。我注意到屋子里有一张娃爸妈的结婚照,姐姐用衣角轻轻擦掉上面的灰,笑笑。这一个动作,几秒,我真的受不了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我走出屋子,偷偷擦去泪水,弟弟看到了也走出来,说:“郭老师,是不是屋子里灰土太大进了眼睛了?”看着他使劲抬头看我到底怎么了的一幅纳闷的样子,我“破涕为笑”的点点头。

责任编辑:李彦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