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支教故事:在呜呜啊啊中她把孩子交给我

发稿时间:2015-11-12 14:40: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每周五下午第六节课上完,孩子们就放周末假了,校园会一下子变得寂静。开完了一周总结会议,我独自走回宿舍,像以往一样。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可以说一没人的时候就会陷入这样的思考:孩子们数学差、普遍基础就不好,作为一个教语文的班主任我应该怎么做?我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倘若我在课余时间给他们补数学我又要从哪里补起?如果我利用周末开一个“辅导班”,那么孩子们的安全问题谁来负责?如果我“视而不见”,一年以后我是离开了,那么他们呢?要留在刘家洼一辈子吗?这样的思考一想就会停不下来……

  此时站在我宿舍门口的两个人打断了我的思考。一个是我们班学习很努力的女同学,一个是她身旁显得非常腼腆的中年妇女。我赶紧迎上前去,从放学到现在最起码半小时了,我知道她们一直就等着。我让她们进屋,孩子不好意思的笑笑,她身旁的阿姨也笑笑,俩人都没动。看得出阿姨刚干完农活,满是泥土,况且天还下着雨,我继续让她们进屋,她们依旧没有说话,但眼神更坚定的拒绝了我。我不好再说什么,问我的学生:这位是…?学生看了一眼“阿姨”,笑了,很甜,大声的告诉我:这是我妈!孩子的母亲也笑了。我想要跟她握手,她却挥挥手示意我不要。

  我原本是一个十分开朗外向的人,但不知怎么的,当时一时之间竟变得局促起来。

  孩子告诉我:老师,我妈想跟你说一件事儿。接着,她望向母亲。这一望,好像给她的妈妈鼓了很大的勇气一样。她的母亲用手不断地比划着,嘴里发出“呜呜、啊啊”的声音,像在着急地跟我叙述着什么。我一时间懵了!真的,我第一次零距离接触聋哑人,第一次跟他们进行沟通,我完全不能理解她的意思,更何况这不是别人,这是我学生的家长啊!

  待她母亲讲完,我求助似的看了看孩子,我以为孩子会给我翻译,可是她没有,她示意母亲“说慢一点”,于是她的妈妈又重新来了一遍,只不过这次“一字一句”,比划的也更详细了。我慢慢地领会着她的意思。她用手在空中写着:1、2、3、4。我说:您的意思是不是很着急孩子的学习,是不是孩子的数学不好,想让我补补课?“哩哩哩哩…”母亲口中发出一连串的赞同,笑了。我也笑了。我告诉她:阿姨,周末给学生补课是不能来学校的,因为孩子在路上的安全没有保障,一旦发生什么危险,这个后果我们谁都承担不了。我可以在每天吃晚饭时中抽出半小时给她讲讲当天学不会的或者不懂的,您看怎么样?她也没“听”懂我的意思。孩子轻轻拍拍母亲的手,用她们母女特有的沟通方式进行了翻译。母亲明白了我的意思后激动地伸出了双手想要握住我的手,可在半空中又转变了方向,最终将孩子的手放到了我的手里。我知道,她这是把孩子放心的交给我了。

  我以为“谈话”就这样结束了,谁知母亲突然“问”我,她指了指我的衣服,上面有水珠,“说”着就要把自己手里的伞递给我。我明白了,我“说”会议室离得近我就没拿伞,不碍事的。此刻,我也学会了“手语”。她懂了我的意思,笑得很开心。孩子拉拉母亲的衣角,母亲微微的弯了弯腰,我知道她们在跟我道别,而我的学生也懂事地大声说:老师再见!我说:再见,路上小心,照顾好妈妈!

  目送这对母女下楼,我就在想,常人一句话的事儿换做了这位母亲竟跟我“说”了快半个小时。我却也不觉得这半小时有多长。看着雨中相互依偎的母女,我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想法想表达,但此时都不如无声的去感受、去体会来的实际。

  (郭璋,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第十七届研究生支教团成员,现服务于陕西省渭南市澄城县王庄镇刘家洼学校。)

责任编辑:李彦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