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家访彝村走进另一个世界

发稿时间:2015-12-08 11:14: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高山是壮的,清水是秀的,游人常叹自然的雕工;寺庙是静的,高阁是雄的,迁客总抒古人的巧手。城市的喧嚣让人在美景名胜处驻足,但这次彝村的家访对我来说无疑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峥嵘的牌坊,岁月的痕迹

  山间的小路,幽深宁静,空气中弥散着厚重的雨雾,整个画面蒙上了一层忧郁的基调。似是一种神秘的氛围,峰回路转之间,山涧中迎来一座石磨牌坊。岁月,在此留下了斑驳的印记,上面的字早已模糊不清,不知伫立了多少个年头,似是一位双鬓斑白的长者,静静看着我们的到来。流连之情不复存在,感受到更多的是一种敬畏,不,恐怕甚至已全然被盖天的畏与惧代替,只想逃离,远走。

  图腾,抑或是地标

  彝村汇聚之地,一座灰头土脸的采石场耸然而立。似是回到了那厚重的工业革命年代,转念中又似刻画了那现代世界的种种影子。山的背后,更有卧龙般的高山;村的脚下,更有祥云般的聚落,但是这可以说是唯一的采石场,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似是村中的圣物,光与影在他身上交相辉映,错落有致。面对着群山碧天,他又是那么卑微与秒小;簇拥着灰砖人家,他又是那么庄严与肃穆。岁月的风刷,他将自己的灰色染遍了村中的各个角落,多么一幅壮美的岩雕。村中居民三五成群,静静地走着,走着。

  栅栏之下

  如若不是旁人的介绍,我何以知道眼前这诺大的房子曾经是一个学校。钉上栅栏,铺上砖瓦,晒上谷堆,挂上玉米。只有空旷的庭院能看出操场的痕迹,只是没有了孩子们奔跑的笑声。十几户人家,老人带着彝族特有的缠头,在庭院交谈着,很少有笑容,很少有喧闹。说不上哪里显得违和,却又处处觉得突兀。栅栏之后,屋瓦之下,谷堆之间,被掩埋的,似是一种灵气,抑或是一种,朝气。

  六十四户

  梯田,深秋的梯田,也许是在深秋,庄稼略显颓败,半山腰耸立起几栋六层现代楼房,因为共计能住下六十四户因而得名。汉人迁徙走后,这里也就无人居住。如果稻草人是庄稼的守护者,那么这六十四户如同一个老人,在彝村间伫立,凝望那远方,萧条与凄凉应景而生。

  颓败之中,有束火苗

  见到了一群背着书包的孩子。

  若不是他们的老师,我也不会觉得奇怪;若不知这里的女孩子一般读完小学会被家人嫁出去,你也不会认为荒唐。命运似乎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命运似乎又在严肃地诉说着什么。等等,那,他们脸上的微笑,是什么?如同飞蛾扑向火苗那般决绝,又似海燕在暴雨中嘶吼。画面在此定格,温馨而甜美,壮美而凄凉。苍茫的灰色世界,一个个微弱的火苗隐隐作现。拿起手中的相机,思量许久,还是放下。这样的场景,文字略显苍白,相片更甚轻浮,再者,我又何忍去打扰这片略显深沉的宁静。

  星星之火,何以燎原

  生硬的同情略显苍白,粗暴的救助亵渎尊严,空剩怜悯,似乎于事无补。循环往复,似乎永世不得翻身,但是,请相信,文明可以是落后的,但却一定是在进步的!可曾想过,打工在外的哥哥带来远方的繁华,下山嫁人的姐姐讲述城市的诗书,村里小学的教师指引前进的方向,甚至是我们,前来支教的大学生,一言一行,无不在一点一点敲开腐朽的大门,点燃希望的火把。

  后记

  返程的途中,淅淅沥沥的雨悄然停止,一道彩虹在晚霞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南京理工大学研究生支教团李其然)

责任编辑:李彦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