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志愿文化 >> 志愿感悟 >> 正文

送给苗乡孩子一片雪

 

2021-11-24 08:47:00   来源: 微信公众号“小瓜工大助手”   

苗美社区孩子们看“雪”

  七月流火,匆匆下江南。三小时飞机,一小时车程,再加两小时的绿皮火车,步履拼成的一天,就这样从秦淮以北到了中国内陆的最南端,开始支教生活。

  一晃三月余,一个从未离家这么远这么久的人百感交集自不必说。唯一一次掉眼泪却是在上课的时候,一个女孩问我:老师,你个子这么高,睡觉的时候床会不会不够长?

  她的父亲在南宁打工,正如这里的大多数父亲一样。她的母亲还要做农活,每天早上五点半会把她叫起来带弟弟,和这里大多数的女人和女孩一样。被她的关心轻轻照拂的那一刻,只剩泪流满面。从那以后,我一直想为孩子们送一份礼物。我的朋友经常问,你到底能为孩子们带来什么?于是我也经常问我自己,能为孩子们带来什么?

孩子们的“雪花”橱窗

  打开手机,北方初雪。不如送份雪吧。我的孩子从来没见过下雪。

  很快就购买了造雪机和雪地棉,每周二和周四的晚上,我们都走7公里的路程去苗美社区里辅导孩子们写作业,于是在北方初雪的第一个周二,我在孩子们的窗户上贴上了第一片雪花。

  用喷雾打造第一个橱窗的时候,孩子们已经开始尖叫连连,惊呼好美。写完了作业,大家坐在雪地棉的一端,我们打开了造雪机。

  雪,或者说,像雪一样的泡沫纷沓而来,白色的片状物随风而起,风声、孩子们的惊呼声、笑声传出,随着造雪机的风向卷起,揉作一团。大家穿着薄卫衣在“雪”中,有种不合理但合情的美。当他们伸出试图接住这雪花,很多白色的泡沫会堆在手心,确实像雪一样,于是又是无限的欢呼。

孩子们和“雪”一起玩

  大苗山这条路上,只有这个房间灯光闪烁;这个海拔的纬线上,只有这一个地方在“下雪”。

  第二天整理照片时,我看到孩子们的笑脸仍然会笑出声。总有一天,我的学生会看到真正的雪,或是在北国看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或是于南境见“撒盐空中差可拟,恰若柳絮因风起”;总有一天,他们会将万卷之书行于足下,会用到交通工具不止有电动车和自行车,会吃到肯德基而不是“麦当基”;见世间繁华,历真善险恶与浮沉。还会有很多其他的志愿者来到他们身边,做他们的赵老师钱老师孙老师李老师……灯火阑珊处不必寻我。

孩子们在雪地棉上“滑雪”

  在他们心底,也许也会有一个小小的位置,留给这一片26度的“雪”,留给来自千里之外未曾谋面的北方的,微薄的礼物。

  (作者:杜林静,西北工业大学第23届研究生支教团志愿者,服务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民族中学。)

责任编辑:李彦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