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草原踩住了我青春的尾巴》2:三天两夜

发稿时间:2014-10-29 10:08: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第二章 那些年,我们一起坐过的火车

  由于只有四十多人,我们全辽宁的志愿者都在一个卧铺车厢里。不过,尽管如此,因为在上铺,上下很不方便,外加上个人不太好动的性质,我和大部分人基本还是没有太多的来往。

  在我接触过的那少得可怜的几个人中,从头开数,第一个就是团省委派给我们的带队老师。她比我们大不了几岁,一路上都和大家打牌聊天之类,和我们很能打成一片,只可惜相处的时间只有三天,一到乌鲁木齐,把队伍交接完毕之后,她就离开我们,又去忙自己的工作了。

  每个人在一生中都会遇到很多人。就整个生命而言,没有谁不是过客。甚至,就时间而言,就连我们的生命本身,也不过是个过客。

  但是,你还是不得不承认,人活一世,所有的物质到最后都会飘散,到了生命的最后一秒,你还能想起的,你还可以缅怀的,绝对都是精神层面的东西。

  就像那些虚幻的,我们曾经经历也必须要经历的人山人海。他们总会在时间某一个特殊的节点,或许走了,或许不在,或许你们这辈子再也不会相见。你们的轨迹就像两条偶尔歪掉的平行线,偶然相交,进而开始更深程度上的分道扬镳。但是,相信我,有些人是可以被一辈子记住的。或者,我们也可以这样说----最后被记住的,终究是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人。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们都是人。

  就像那个超级话多的小一。只要有人有意无意地点燃导火索,他就会滔滔不绝,不知疲倦地说下去。这是个毕业于渤海大学的大连男生,长得很有喜感,话里话外也带着因为学了四年历史而养成的玩世不恭和对基本一切事物的明里暗里的冷嘲热讽。他喜欢看动画片,曾经想过做面点师,对所有的情况都抱着乐观的态度,只可惜----一点都不向上。他当志愿者是想使自己免于被安排的命运。如果毕业回家,无非是走上家人早就为他安排好的道路,一步一步。

  由于某部分气场还算相合,也由于我那堆行李自己拿实在是有点困难,从到乌鲁木齐直至最终分开,他都充当了我的免费力工。

  这个善良的孩子最终被分到了南疆,和田附近,希望一切安好。

  上文提到过的书白,家在伊犁伊宁,喜欢吃辣,不爱说话。目前在第九师第170团,据说那里的哈萨克族人很多,风景也很好。她很喜欢那里,打算留下。

  另外,不得不提的还有一起来当志愿者的,幸福的一对。男生和小一一样,也是大连的,女生是伊犁的。后来在培训的时候,两人和上面协商一致,都被调到了四师,伊犁的范畴,看这个情况,应该是想一起留在那里吧。

  说到微调的事,还得讲讲另一个可爱妹子。那妹子是幼师专业,和小一是校友,在火车上一直都很活泼,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她居然抱着一个有阿狸和桃子图案的十字绣绣了将近一个下午。她本来被分到了八师,石河子市。按理说石河子的安全系数很高,经济水平也相对不错,但在培训的时候,她死活主动要求调到了南疆的图木舒克,还因此受到了各种表扬和记者的采访。

  她在那里过得不错,前段时间还告诉我,她很喜欢这座新兴的城市,想要和她爱的人一起留下。

  好了,一对一对地说完,该适当地说说大黄了。他的经历貌似比较复杂,学过一段艺术,当过一段兵,最后上了大学,当了志愿者。这是个很有底蕴,深不见底的人,烟瘾也比较大。而且为人处世很是不错,对上对下游刃有余。毋庸置疑,无论身处何处,外表如何,一个人的气质终究是很难藏住的。

  他本来分到了连队,后来调回了九师师部。

  到这里,交代的也算差不多了,最后给沐风留点地方。和勾搭上冬月的过程类似,我最初也是通过企鹅联系上他的。他的爱好比较广泛,什么都能聊上一点,最重要的是从上到下都散发着忧郁死了的文艺气息。

  在火车上,他基本很少说话,对此他自己的解释是“坐火车本来就不爱说话”,真假与否,不敢苟同,因为确实没大见过他不坐火车的样子。他是自治区的,本来被分到了和丰,后来因为所学专业跟艺术有关,被留到了乌鲁木齐搞宣传。

  假期的时候,他一直向我推荐《平凡之路》,可是由于家里没网,也懒得出去,就一直没听。结果在火车上他依然孜孜不倦地让我听了。说实话,我很喜欢,一听前奏就开始要命地喜欢。由于某种天生的元素,我一直很喜欢朴树、许巍、汪峰、水木年华之类的曲风。但是在车上,我还是边听边笑边说他病得不轻,实在没救了,这要死不活的……

  可是同为白羊的弗洛伊德说,我们大家都有病。

  直到后来到了服务地,有了网,看了《后会无期》,终于找到了某些代入感,结果我病得不轻地,目前为止已经单曲循环了半个多月的《平凡之路》。

  我曾经跨过山河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当你仍然还在幻想你的明天,它会很暖还是很冷,对我而言是另一天。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拔,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绝望着也渴望着也哭也笑也平凡着。

  就算如烟,也不悔。就算迷茫,也终于找到了方向。

  我已经离开,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我在这里,我在兵团。

  那些年,我们一起坐过的火车,朋友们,不管今后如何,有过去,有现在,对我们而言,应该就已经够了。

  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必然都会在这个脆弱而虚幻的世界中有目的或者没目的地游走。但是,请别忘,无论如何都别忘,那段我们在T302上共同度过的三天两夜。

  我相信,那五十多个小时,就像一道危险而辉煌的闪电,已经永远地镌刻在了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

  作者简介:沈晓彤,92年生人,出身辽宁沈阳,求学辽宁大连,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历史(师范)专业。初中初涉创作之路,高中继续沉迷文字,截止到大学毕业,分别在起点中文网,榕树下,潇湘书院等网站以神野井为笔名先后发表诗词,散文,小说数百万字并成为榕树下签约写手。2014年参加团中央“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现服务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师166团史志办。

  小说《草原踩住了我青春的尾巴》之前言

  《草原踩住了我青春的尾巴》1:一路向西

责任编辑:李彦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