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草原踩住了我青春的尾巴》1:一路向西

发稿时间:2014-10-27 10:05: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第一章 一路向西

  T302,既是列车的名字,也是一种早熟而坚定的向日葵。而我们,来自白山黑水的,无处不散发着年轻气息的大学生们,就这样乘着这个向日葵奔向我们光辉而灿烂的理想。

  我们都是应届毕业生,都是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这个到目前为止已经由中央实行了十一年的政策的一份子。当然,我们参加这个计划出于各种形形色色的理由----对西部的好奇,对自己前途的迷茫,想要丰富自己的经历,想要体验艰苦生活,想要寻找某种感觉……多种多样,不胜枚举,或者干脆就是想无私奉献的理想主义或者期待服务期满优惠政策的无比现实。

  出征那天是2014年7月23日,大暑,酷热。辽宁所有的援疆志愿者先在沈阳瑞心城市国际酒店集合,领了团省委事先给我们买好的卧铺车票和志愿者服装,合了个影,吃了顿饭。

  由于早就打好了一去不回的主意,我特意买了个三十寸的拉杆箱,再加上一个登山包以便能装下我在这世上存在二十余年之后想带走的所有的鸡零狗碎。除此之外,又拎上了三盆从大二就开始养的绿色植物,就这样大包小裹地出现在了冬月面前。

  和冬月的相识源自于网络。因了对此行的期待和对兵团的向往,也出于对人类颇有好感的天性,自从有这个想法以来,我就一直在费尽心思,绞尽脑汁地利用各种渠道寻找和兵团有关系的人,结果皇天不负苦心人,还真的找到了不少同道,也不大不小地建了个群。

  冬月的头像很有特点,是只很萌的小猫。受了这个头像的影响,在没见面之前,我还一直以为这孩是个萌妹子,结果见面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很干练很痛快的一个女汉子……面对我的大包小裹,她毫无抱怨,义无反顾地帮我把它们拖到了楼上的集合点。

  在酒店的时候,除了冬月,还认识了一些孩子,感觉都非常不错,有种终于找到同盟的味道。

  饭后,虽然酒店离沈阳北站不过步行十分钟的路程,团省委还是安排我们坐上大巴统一前往。场面比较热闹,很多家长都来送,依依不舍的样子,各种叮嘱各种交代各种不放心,不过大多数志愿者对自己爸妈的这种行为有点抵触,总觉得自己长大了,早就可以独立了,这么做丢面子什么的。

  某些坚持不懈的家长一直跟到候车室才总算一步三回头地离开。拎着实在不算轻的行李,看着一群忧心忡忡的父母们,我忽然感觉到了某种之前一直被忽略了的感情。

  除了家长,从酒店到车站的路上,几乎随时都有人对我们的身份表示好奇。毕竟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对大多数民众来说是个新鲜词,而这之后一系列政策的意味又显然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清的,而且,说句现实的,成为西部计划志愿者,至少作为辽宁大学生,基本是没有什么普世价值上的回报的。虽然名义上没有工资,每月的补贴也不算少,有两千左右,回家也有交通补助,但那不过可以勉强维持我们原来的生活水准。如果我们留在东北,会很轻松地就找个月薪两三千的工作,享受着各种便利的生活条件,依靠着亲戚朋友等一大串的社会关系。正因为两下对比有点强烈,所以很多人都疑惑,我们为什么放着好好的东北不待,非要背井离乡,舍弃原来拥有的一切,跑到万里之外的新疆做志愿者呢?

  面对众人的好奇和疑问,我们尽量保持着和善的态度,解释得通俗易懂,好在父老乡亲们虽然对这个不算很了解,总也能在情感上理解。因此,我们相处得还算和谐。

  进了车站,告别家长,我们一行四十多人分为兵团和自治区的两队,一起进站检票,同坐着那趟今年新开的线路(从长春始发,路过沈阳,终到乌鲁木齐)列车T302出发了。

  在今年之前,由于从沈阳到乌鲁木齐没有直达车,辽宁去新疆的志愿者都会先从沈阳去北京,再在北京转车去乌鲁木齐。

  本次列车先开向了西北方向,进入内蒙,接下来就一直在内蒙穿行,中途向南开到宁夏,又向西穿过甘肃,最终进入新疆。

  第一天,大家上车各自安顿好,互相熟悉下,然后就开始聊天或打牌。车窗外面是大片大片的玉米地,对于出身东北的我们司空见惯,很少有人看风景。

  第二天,进入内蒙深处,玉米地开始少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边的向日葵,绿色和金色在阳光下恢弘地交织,展现出一种别样的风味。午后,稀落的草原,成排的沙柳和白杨树开始出现,外面的土地开始干旱。

  第三天,窗外的景色变成了一排排巨大的、用于风力发电的风车,间杂着灰色的、荒凉的戈壁,在宁夏境内,还路过一段水草丰美、风景秀丽的河滩。

  进入新疆之后,基本就只能远远地望到一道又一道黑色的、破败的山脉,上面悬着白色的云和蓝色的天。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天地间真的一览无余,只剩下了蓝色和灰色,就算再容易晕车的人一直盯着窗外都不会有什么反应。天和戈壁无比和谐地融成了一体,共同显示着最干净而纯洁的存在。

  由于实在闲得无聊,我简单地计了下时----四个小时,整整四个小时的过程,外面都是如此的景色,没有树,没有草,没有一丝一毫的绿色,只偶尔有几丛在风中摇摆的骆驼刺之类的灰黄的生物,顽强却又快乐地在或白或黄或灰的沙地上、石堆中存在着。世界好像一下子就静止了,简单了。什么都没有,可又是如此地充实。

  列车到哈密南站的时候,自治区的项目办在车站特意为我们准备好了已经切好的哈密瓜,好客之情,溢于言表。

  2014年7月25日晚七点半,经历三天两夜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乌鲁木齐火车站。

  总体来说,旅途还算愉快,也认识了卧铺对床的书白和同隔间的,后来“红五战斗队”的成员们(红五是大连地区扑克的一种玩法,在火车上,他们基本都在玩这个,我偶尔加入几次),外加那个被校友称为“神经病”的,同为历史专业的小一,还见到了见面之前就一直在线上聊得很开心的沐风,以及和沐风同隔间的大黄。

  书白是狮子座,很安静低调的一个女生。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让人觉得很舒服。一路上,我们两个由于都是上铺,也由于实在是懒得动,基本都是躺在床上聊天,听歌,睡觉之类。

  其实,我觉得她像我一个大学同学,同样的狮子座,同样的低调,同样地和床有无比深厚的感情。

  和书白相比,小一活跃得多,就像一只时刻都停不下来的,受了惊吓的小白鼠。他貌似基本很少睡觉,每天都起得很早,至少每天我醒的时候,他总是坐在那里看风景。

  和他的相识起源于一次闲聊。由于得知是同专业,所以倍感亲切,话也就多了些。平心而论,历史专业的貌似真的都很少当志愿者,也许是有了历史的经验教训,看问题的方式和态度都和其他人有了或多或少的不同吧。

  作者简介:沈晓彤,92年生人,出身辽宁沈阳,求学辽宁大连,毕业于辽宁师范大学历史(师范)专业。初中初涉创作之路,高中继续沉迷文字,截止到大学毕业,分别在起点中文网,榕树下,潇湘书院等网站以神野井为笔名先后发表诗词,散文,小说数百万字并成为榕树下签约写手。2014年参加团中央“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现服务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九师166团史志办。

  小说《草原踩住了我青春的尾巴》之前言

责任编辑:李彦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