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援疆小说《燎原》第二十一章佳节团圆(下)

发稿时间:2014-09-24 14:04: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莫棠的宿舍,丰盛的团圆饭摆满了小方桌,小方桌前的电视里正播放着春节联欢晚会。电视里那个主持了十几年的老主持人说道:“九州春色启龙年。”另一个完美靓丽的女主持人接上:“八方欢歌庆龙年”。
  “新人新岁新溢满。”
  “拜亲拜友拜大年。”
  按照惯例,每一次聚餐,莫棠提第一个酒,就是志愿者戏称的“前言”讲话。
  “兔年过除夕,聚餐迎龙年,孙丁和毛王,头酒敬祖先。前辈积善德,后辈把光沾,不忘大目标,龙年更向前。老者保健康,壮年更干练,儿童是花朵,雨露勤浇灌。边疆梦正好,青春更烂漫,理想是灯塔,志愿是风帆。民族大团结,家庭更团圆,生活更安康,事业更发展。虽然我讲的不如那四个主持人,但是感情都在里面。第一杯,我们干!”莫棠举杯一干而净。
  郭庆文也喝完杯中的红酒,说:“我觉得莫棠说的比四个主持人还好。真不愧为才子。”
  吴莉莉说:“我们的才子可不是吹的,那可是名满天下,名垂青史。”
  “还是别垂青史了,我不想那么早去见马克思。”莫棠笑笑,众人也笑了。
  可有一个人,她自始至终一言不发,在众人哄堂大笑的时候,她也木然,她就是高倩。刚和祁俊飞发生争吵的高倩,心情失落到了极点。在这个喜庆的节日里,她的心是那么悲凉。
  这是她第一次跟祁俊飞吵架,也是祁俊飞第一次对她那么冷淡。为什么祁俊飞会那样做?难道他真的爱上程倾晓了吗?高倩痛苦不堪却又不知疲倦地思索着。
  爱情是什么?爱情同理想一样,是值得世人乐此不疲孜孜追求的,是短暂的灿烂,又是永恒的美好。可是爱为什么那么难呢?高倩心想:这个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需要我们付出长时间艰苦的努力才能得到的,更何况是美好的爱情呢?
  或许,只有像阿Q一样思考,心里的难受才会好受一些吧。至少,我不应该为一个人而心伤,爱情很美,我还很美。高倩觉得自己开始顾影自怜了。
  此时,她多么希望祁俊飞回心转意,在这个重要的日子,能和大家在一起,能陪伴在自己身边。突然,她听到有人在敲门,她立刻起身开门,打开门,却发现门外并没有人,然后便失望地回到座位上,众人望着反常的高倩,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莫棠早看出高倩的反常,也猜出了高倩失落的原因。只是在众人面前,他没有戳穿高倩的心思。
  欢笑继续着。
  志愿者黄晓霞接着说:“说起马克思,我想起了关于他的一个小故事。有一次马克思对燕妮说,我爱上了一个姑娘,这姑娘非常的美,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她更美的姑娘了,我非常爱她。燕妮听后,非常紧张,心脏剧烈地跳着,她忐忑不安地忙问其姓名,马克思拿出一只精致的小匣子说,她的肖像就在里面。燕妮忙打开,没有看见任何照片。只在匣子内小镜子里映出自己惊慌的脸。她恍然大悟,幸福地笑了。”
  高倩虽没有认真去听故事,但听到众人的笑声,她也象征性笑一笑,极力掩饰自己的悲伤,力图展现给志愿者的是自己最开心的一面。
  “这样说,马先生也挺可爱。”吴莉莉说,接着她话锋一转,“对了,高倩,祁俊飞追你的时候肯定也非常浪漫吧,跟我们大家讲讲呗。”
  莫棠还没来得急阻止口无遮拦的吴莉莉,她连珠炮似的把话说完了。莫棠目不转睛地盯着高倩,眼神里充满忧虑,他担心她的情绪在此刻爆发。
  听到吴莉莉的建议,高倩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几个月前。那时候,祁俊飞是怎样追求她的呢?
  她至今还记得,那时候的祁俊飞在她耳畔深情地说:“高倩,我真的很爱你。我爱你,不是因为你的美貌和青春,而是因为你的善良和真诚,是因为你的才情和笑容。我爱你,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生活理想,有共同的前进方向。我爱你,是因为我的心一直这样为你呐喊,它不相信山盟海誓,他不相信花前月下,它只相信能和你平平淡淡生活。我爱你,是因为有一种思念它为你而生,有一种美好因为你而一直存在。”
  祁俊飞总说自己不擅长表达,可是,就是因为当初的这番话,她被感动了,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告白,高倩相信了爱情,来自祁俊飞的爱。
  “高倩,怎么啦?”吴莉莉见高倩傻傻发呆,便问道。
  “我有些不舒服,先休息一会。一会放烟花的时候,你们再叫我。”高倩放下筷子,起身到莫棠的卧室休息。
  等高倩离开后,莫棠说:“吴莉莉,该怎么说你呢?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没看到祁俊飞不在这里吗?”
  吴莉莉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是说怎么没看见祁俊飞,他们怎么了?”
  “谁知道呢?”刘佳梅不解地说。此时,郭庆文似乎想起了什么,就在早上在菜市场买菜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女生,还说什么“我会去的”类似的话,这样看来,祁俊飞一定去找那个女生去了。那么刚才高倩郁郁寡欢的表现,一定跟那个女生有关。可是,那个女生究竟是谁呢?

  第二次到程倾晓的家,祁俊飞的心情是复杂的,他之前从未想到,自己以一个受邀者的身份到一零五师政委家做客。这到底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悲哀呢?
  由于之前彼此都见过面,程爱华把祁俊飞叫到一旁聊天,没有太多的繁文缛节,祁俊飞心里虽乱,但却表现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来我们一零五师快半年了吧,小祁?”程爱华问道。
  “是的,程政委。”祁俊飞回答道。
  在一旁忙碌的程母插话,“小祁,在家里就叫叔叔,别一口一个程政委,多别扭。”
  程爱华和蔼地说:“你阿姨说的对,叫叔叔就好了。”
  “好的,程,叔叔。”祁俊飞倒有些不好意思。
  “现在适应了团场的工作了吗?”程爱华继续问。
  “适应了,又不太适应。”祁俊飞如实回答。
  “怎么讲?”
  “说适应了,是适应机关的工作节奏跟生活习惯;说不习惯,是不习惯团场的那一套做法和管理模式。”
  “你这孩子倒挺有想法,讲一讲。”
  “就我个人而言,我不怕吃苦,甚至热爱苦难。我觉得人在经历苦难后才会变得坚强,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颗树木,它最坚硬的地方是结痂的伤疤。所谓‘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工作上任何困难我都可以适应。但是,半年的工作后我发现,现在的生活跟理想的生活相距太远,云泥之别,它没有想象中那么完满。这也是我痛苦的地方。”

责任编辑:李彦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