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作动态 >> 各地动态 >> 正文

我的西部岁月:杖剑走天涯追寻梦与远方

 

2017-04-24 10:10:00   来源:中国青年网   作者:李彦龙

  有多少人曾梦想杖剑天涯,可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去追寻年少时的梦与远方。我总觉得生命不在于活了多少日子,而是记住了多少日子,愿青春值得回首,每一天都值得记忆。

  2016年7月,我于齐齐哈尔大学毕业,离开了我那奋斗过、爱过、迷茫过、得意过也失意过的大学生活。因大学四年一直从事着支教、乡村建设等下乡志愿服务,所以结交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有理想、有情怀的朋友,和这些朋友们的深厚情谊以及令人一回想起来就会热血沸腾的故事构成了我对大学所有的怀恋。虽说有太多不舍,但毕业就是这样仓促而至,青春兵荒马乱,我们潦草的离散。原来毕业就是渐行渐远的过程,大家都朝着自己的理想,可理想却在不同的方向。而我的下一个方向就是——西部计划,服务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一八五团。

  毕业啦!7月末,我从家乡哈尔滨出发,乘坐了60多个小时的火车,穿过内蒙古大草原,经过河西走廊,越过大漠阳关,终于走进了神秘的古代西域地界,美丽的新疆。一路上,丝毫不敢懈怠,时刻将目光注视着窗外的景色,越往西,地理环境越是特殊,或是连绵草原,或是荒漠戈壁,或是油菜花开,或是残阳落日,风光旖旎,瑰丽多姿,视野广阔,令人心胸大开。欣赏景色的时候,配上那首我最喜爱的刀郎的歌曲《去伊犁的路上》,更加令人精神振奋,心潮涌动:“我在去伊犁的路上,母亲你把我凝望,你说路上高山多,要当心豺狼。我微笑着说妈妈,亲爱的不要害怕,雄鹰在展翅翱翔的时候从不想漫漫的天涯。萨拉姆妈妈,萨拉姆新疆,是激情燃烧的热血让岁月闪耀荣光······”就这样,几十个小时很慢长,也很快,我到达了乌鲁木齐火车站,一眼便看到了接待西部计划志愿者的服务站。

  来到新疆时的第一感觉就是——有时差!你没有看错,我真的是在中国的土地上,可是我下火车时已经快晚上九点了,这里竟然没有黑天!这就是夏天晚九点的新疆,后来我发现,到了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才黑天,我想这里一定是一个不需要夜生活的地方,当我想睡觉的时候,天却没有黑,不禁对祖国的地域广阔有了最直观的体验。

  古人讲:西出阳关无故人,可是我却在阳关外有一个特别亲的小学弟,这就是缘分呀,哈哈。下火车后因为比报到时间提前了一天,我便去学弟家玩了一天,他带我去天山脚下的鹰沟体验了人生第一次的骑马,在帐篷里第一次吃了比我东北撸串还要大好多圈的新疆羊肉串,还有手抓羊肉,他妈妈做的手抓饭······让火车上顿顿泡面的我大开了一次胃口。

  我们骑的马是两位哈萨克族小朋友的,他们马术特别好,草原民族必备技能。他们的马也特别听话,我只要腿一用力就会奔跑,骑马时心里突然想起了好多凤凰传奇的歌曲旋律,继而想忘情的草原驰骋,来一个套马的汉子威武又雄壮,不禁加快了速度,可是小朋友在后面一吹口哨,马就往回跑了,我的小目标没有得逞·····

  此情此景,远离故乡,远离女友,刚刚毕业即将参加工作的我写了一首七律小诗矫情:
  乌蒙细雨暗乾坤,天山连绵鹰沟横。
  身远故乡赴西域,面朝东土望龙江。
  骏马驰疆原野上,大漠长风志气扬。
  孤胆青春行万里,伊人在北诉衷肠。

  愉快玩耍后,第二天我前往新疆师范大学报到,这是我们新疆兵团志愿者的培训基地,我将在这里和十四个师上千人的志愿者共同接受为期一周的军事训练、文化培训。培训的那一周主要就是三个感受,一是——热!新疆的阳光强度特别大,培训过后的结果就是我的整个额头都爆皮了;二是——文化丰富,通过培训我了解到了新疆有十三个主体民族,而总共拥有的民族竟然达55个,还差一个就中华民族大团圆了,也正因为此,新疆的文化多元而包容,不同民族在这片热土上勤劳的创造生活,新疆的食物、新疆的风光、新疆的历史样样都充满着惊喜;三是——强烈的使命感,因兵团担任着维稳戍边的重要战略任务,两千年来西域屯垦戍边都是政府的重要部署,所以培训时也学习了新疆的历史脉络,现今的政治形势,也正因为形势复杂,所以习大大嘱托兵团要发挥好“稳定器、大熔炉、示范区”的作用,同时我们学习了兵团的发展历史,令我深知兵团使命,觉得当初坚持选择来到兵团,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也预感到,接下来一年的服务期,将会是我人生中难忘的一年。

  培训的最后一天晚上,各个师的志愿者凑在一起,开了一场热热闹闹的联谊晚会。晚会氛围青春而又热烈,我带头和我们第十师的同志们演出了一个集体诗朗诵节目,这是我大学支教时给我的学生们朗读的,也是我大四时为我的学弟学妹们朗读的诗《以青春的名义宣誓》。有时候不得不感慨人生的奇妙缘分,就像我当初朗读这首写志愿新疆的诗的时候,并没想到自己竟会来到新疆,践行了诗歌里的承诺:

  你们梦到过那个地方吗?那个地方,有开着美丽小花的骆驼刺,还有千年不朽的胡杨。

  可是那里没有豪华的影院,没有明星的歌唱......

  可那里的晚霞令人心醉

  还有那雄阔壮丽的大漠残阳

  ······

  今天,我以挺立的姿态,扎根边疆

  今天,我以执着的精神,坚守课堂

  今天,我以坚定的脚步,走向远方

  今天,我们以青春的名义庄严宣誓,要让生命的花朵,盛开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每每想起曾经朗诵这首诗的每一个语句、每一段场景、每一拍音乐,都会令我莫名的感动,而现在我就在这诗里,这样的生命体验令我永远动容。晚会尾声,欢快的哈萨克舞蹈《黑走马》和维族舞蹈更是将晚会推向了高潮,黑走马的旋律从那一刻开始就给我完全的洗脑了,以至于到现在还会莫名的有想扭起来的冲动,那乐曲是如此的青春洋溢,舞蹈是那么的自然灵动,像骏马奔驰般飒爽,又像求爱的骏马草原追逐嬉戏,欣赏舞蹈时给人带来一种爱意绵绵的享受,生活如蓝天般清澈草原般芬芳······

  结束了兵团培训,又来到第十师师部党校培训了三天,我幸运的被组织上分配到了最偏远的团场——一八五团。当初在乌鲁木齐组织上找谈话时,询问我想去基层还是留在师部机关,我当即答复,希望可以去最偏远的基层才不负初心。后来阴差阳错出了一下小插曲,我还是被分到了基层团场,而且还是最偏远的,心里十分庆幸。一八五团,这是一个有着优秀红色精神文化的地方,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因与前苏联关系微妙,这里发生了边民外逃的“伊塔事件”,当时的解放新疆清除土匪的解放军连队进驻边境线,接受毛主席“放下战斗的武器,拿起生产建设的武器,等到祖国有事需要再次召唤你们的时候,我将命令你们重新拿起战斗的武器,捍卫祖国”的指示,实行“代耕、代牧、代管”的政策,从而开启了一八五团人一手拿枪一首拿锄头的屯垦戍边的伟大历史。在这里,放牧即是巡边,耕地即是放哨。有诗赞曰: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