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一台“变压器”惹的祸

发稿时间:2015-10-26 15:40:00 来源: 中国青年网

  虽还没到冬天,此时此刻的天气,对我来说,比冬天里的每一个日子都还要冷。

  堂屋里鸦雀无声,一家人都在。我和父亲面对面坐着,大眼瞪小眼,看似很平静,但在前一秒,我惹怒了父亲:我和父亲吵得面红耳赤,父亲一双沾满老茧的双手在我面前扬起,青筋暴起,对我不依不饶;而我也据理力争,这是第一次顶撞父亲,我觉得自己很委屈,不是我不孝顺,而是父亲太不可理喻。

  和父亲的争吵,由父亲的“好心”引起,一台惹祸的“变压器”。

  一 法人

  八月,在酷暑的阵阵煎熬中,我结束了单位的外派学习任务,回到了阔别半年的家里,这半年,我过得苦却乐。

  回到家里的几天里,一切依旧,风平浪静,一家人还是有说有笑,只是没想到的是,在这表面风平浪静的家里,却出现了危机,让我措手不及。

  父亲好心办了坏事。

  个中详细原由,不得而知,因为我在外面学习没有回家之前,祸根已经种下。

  “你爸现在出头,帮组里几户人家去安电,做什么法人,听说惹事了,你好好说说他吧。”一天,我下班,母亲莫名其妙地对我说。

  一字不识的母亲说得不清不楚,后来,通过小叔,我才知道情况。原来,村里几户村民凑钱修了一条机耕道,我家也是其中之一,路修好了,有的农户就想在自家地里搞养殖,但用电是问题。

  父亲点子多,上个学堂,而且把面子当饭吃,村里大小事找到他的,有求必应。于是,大家就找我父亲商量,看如何解决这个用电的事情。

  “你爹电话咨询供电局的熟人后,当着大伙拍胸脯说他搞定!”小叔说。

  原来,大伙请父亲去咨询通电的事情。父亲咨询后,供电局的答复可以办理,变压器、栽杆、拉线总的四万元;大伙答应,由我父亲一手办,做变压器的“法人”,等电拉通了,就凑足钱给我父亲。

  按理说,这是好事,怎么好事就变成坏事了呢?

  二 矛盾

  没有想到的是,当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准备开闸放电的时候,一农户找上门来,说电杆占着她家土地,不同意。

  “你爸在家没?去哪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你爹呢?占到我家地招呼都不打一声,这也太欺人太甚了吧!”怪不得,我每天下班回家,总有人来家里找父亲。

  父亲是个聪明人,在做任何事情都有理有节的,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呢?

  原来,有一根电线杆借过要栽在一农户家,父亲是个老实人,看栽电杆处是荒坡,同在一起的几个农户也证实确确实实是荒坡,只是在挖坑的时候占了点别人的地块,父亲没有打招呼就要将电杆栽在那里。坑挖好了,电杆也到位了,正准备栽的时候人家找上门来了,说那是她家地,死活不准栽,还惊动了派出所和供电局的人。

  毕竟是父亲理亏,他也无话可说。

  就剩一根“独杆杆”就可以通电了,父亲对涉及用电农户就可以有所交代了,谁知道半路跳出”拦路虎”。

  父亲开始着急了,开始念念叨叨,此路不通,作为变压器法人的他,至少赔付4万元。

  父亲是知道,家里就算砸锅卖铁也是无法支付这4万元的。

  父亲打起了另外一组的主意。

  一个晚饭前,父亲来不及吃就出去了,母亲告诉我,现在又将电杆的线路改在离变压器较近的其他组。晚上十一点左右,全家人都还没睡,坐在大门口等消息。父亲回来了,看似很高兴,说没事了,已协调好改线路,明天动工。全家人都没搭理父亲的话,等父亲说完后就各自睡去了。

  “你爸说他要跳水,说怎么做件好事就那么难。”第二天晚饭下班回到家里,饭桌前,还未等我端起饭碗母亲就说。

  原来,头晚上答应好好的一农户掉链子了,说不同意在他地盘上栽杆拉线。

  “没事的,好人有好报,他只是一时气话,不要想太多。”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母亲,因为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已经很多天没跟父亲接过话了。

  三 贪污

  不管你为别人做过多少好事,只要你做错一次,别人只记得你的不是。一向口碑不错的父亲一时间成了村里人谈论的话题。

  因为父亲读过书,识字,通情达理,村里大部分人家都请父亲帮过忙父,小到矛盾纠纷,大到红白喜事,而因为父亲电的事情,大家开始谈论父亲的总总不是,甚至把我也牵扯进去。

  “他以为他是谁哦,我们申请了很多年的电,都没拉通,他拉通了鬼才信!”

  “人家有个娃娃有工作,说不定真能拉通呢!”

  “说不好听点,他家修的房子可能都是贪的呢!”

  ……

  父亲“出事”后,关于他的流言蜚语不知从哪里一下子全冒出来。

  而我身上一下加了莫须有的“罪名”,我感到委屈和不安,因为在父亲的整件事情当中,我也是受害者,不知情者,加之,我只是一个零时工。

  说父亲贪污,源于父亲当了好几年的村小组组长。但当小组长,是大家投票选择的,是大家信任的,说句不该的话,父亲这个小组组长,比村支书主任还干得勤,只要村里需要帮忙的,家里再忙,父亲都会放下手中的活。再说,在父亲当小组长那几年,大家并没有说父亲的半点不是啊!

  怎么就被别人说贪污了呢?父亲再怎么不是,背上贪污的骂名有些过了。

  四 较真

  在整件事情中,一家人坐在一起,总共两次,当然,只是我和父亲的“口水战”。

  第一次和父亲认认真真谈及此事,是栽电杆还没有矛盾之前,还是父亲主动找我商量的。

  “小方,我们修了条机耕道,方便农家肥、果子运输,路修好了,大家有的想搞种植,但通电是问题,请我想想办法,这是做好事。”在父亲和我说起这话之前,父亲已经是变压器的“法人”了。

  “都做了,还商量啥,自己看着办吧。”我没有反对也没有支持的回答父亲。

  “在做什么事情之前想好退路,想哈后果,如果有农户说不拉电了怎么办?”

  “干好事,凭的是良心,大家都答应了,只要我拉通电就把钱凑给我。”

  “不是反对你做好事,都一把年纪了,该想想怎么享福了,操那些心干嘛。”

  我是知道的,家里是没有闲钱的,父亲那四万块钱,是他做担保,供电局的朋友先垫着,但钱算在父亲的头上。

  几个来回,我和父亲的谈话不欢而散。

  第二次谈,父亲的话语全是火药味,甚至到了要和我脱离父子关系的地步。

  “现在有人不给栽杆拉线,已经走不用了,现在我要赔付至少四万的损失。”父亲再次找我商量,让我想想办法。

  “我能怎么办?一开始我就不同意,人多的事情谁说得准。”我也无法可想。

  “老子养你这么大,送你读书,就这下场啊,你看人家哪家哪家娃娃多有本事。”

  “我老命一条我怕什么,你怕就脱离父子关系。”

  ……

  父亲数落一通后,不再说话,我也不说,只是听。

  我是知道的,懂事以来,父亲实在不容易,也经历了很多辛酸苦辣。新房是2010年修的,因为老房子已经到了非修不可的地步,在村里,已经找不出第二家比我家房子还要烂的房子了。

  父亲和母亲苦了大半辈子,有了大概六七万的积蓄,后来全部用在修房子的事情上了,还不够,向亲朋好友借了将近五万,才有现在的新房子,这一些钱,我都是记得十分清楚的,所有有人说因为父亲贪污才修起的房子,这纯粹是莫须有的冤枉。

  奶奶还在世的时候,经常听她说我父亲的事情。我父亲兄弟姊妹8人,奶奶最疼我父亲。父亲小时候因小儿麻痹症打针落下后遗症,行动不方便,但父亲从来没觉得低人一等,吃得苦;我们三兄弟出生后,为了让我们过得好一点,父亲搞过养殖、和别人合伙开公司、保卫等工作,能做的父亲都做了,只是,这一切都没有改变什么,直到现在,一家人的生活平平淡淡。

  因此,我是最了解父亲的。

  五 收场

  父亲出头拉电的事情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果,但我相信:好人终究会有好报,这场因好心而发生的“变故”,一定会有一个好的收场。

  这场“变故”的结果有两个:一是好事多磨,父亲终将电给大伙拉通,然后“功成身退”;二是父亲绕一个圈回到原点,电无法拉通,身上多的,是因变压器转辗多出来的几万债务。

  不管结果如何,父亲终究是父亲,我都愿意也必须为父亲买单,为这份好心惹下的祸买单,我知道,如果让事情重新发展,父亲也不会选择袖手旁观,因为,我的父亲是个老好人。

  作者简介,肖 雄(原名肖学文),1991年9月出生,汉族,贵州贞丰人,中共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黔西南日报》特约记者,吉林出版集团青少年书刊出版发行公司签约作者。现为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志愿者(服务于贵州省贞丰县永丰街道办事处党政办公室)。

  新闻作品和文学作品在各大杂志报社发表500余篇。散见于《中国人物》、《世界汉语文学》、《高校招生》、《妙笔·阅读经典》、《当代教育》、《散文诗》、《青年时代》(中学生)、《文学天地》、《丹荔》、《绿海》,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贵州民族报、经济信息时报、新课程报、黔西南日报、乌鲁木齐晚报、宝安日报、毕节日报等数十家杂志报社。

责任编辑:李彦龙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第十届优秀志愿者评选

扫描二维码进入

“青年之声”微信

扫描二维码进入

中国青年网微博

扫描二维码进入

"畅想星声"全国大学生

网络歌唱大赛

x